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乐视危机中影业的高管一个没有走2019iyiou

时间:2019-05-14 18:04:0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多数有关乐视影业董事长兼CEO、新乐视管理委员会主席张昭的报道,似乎都会提到抽烟这个细节,而令小娱印象深刻的却是这位55岁“再创业者”的精力充沛。

晚上9点,工作已经12个小时、刚结束一场会议的张昭坐在窗口吹着冷风,一件薄衬衫,眼镜架在额头上,眯眼盯着。这个点儿通常我爸都已经快要睡了,张昭还要接受几家媒体采访,在公司待到12点后,回家再处理一天的与短信。

“差不多每天都是这样,”持续工作的状态让他记不起上一次的闲适是何时。不过他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喜欢在睡前看片,这是他每天感到不那么焦虑的时候。近在看自家的《猎场》以及《纸牌屋》的第五季,令人惊讶的是,张昭说自己很喜欢里面的爱情戏份,“那种美好让我更加相信情感的力量,相信做回自己更重要。”

在经历过乐视风波、融创注资、公司转型、人事调整等一系列大变动后,张昭没有办法停下脚步。“这一年确实是太难了,按照孙宏斌的说法,‘(这些故事)你编都编不出来’。”他也忍不住自我调侃,“乐视影业今年差一点就没了。”

从组建光线到创立乐视,无论市场怎么变化,张昭身上的危机感很强,一直在思索如何把“危”转化成“机”。就在几日前,乐视影业宣布更名为新乐视文娱,新乐视从过去以电影内容为主转为以电影、影视剧为媒介运营IP,开发衍生产品,在整个家庭大屏娱乐市场打造垂直闭环。

这种转型早有迹可循。今年6月上影节期间,乐视影业举办战略发布会,对外发布了包括张艺谋《影》、动画版《狼图腾》、李仁港《刺局》、袁和平《奇门遁甲》等12个项目,彼时乐视影业的定位已经从单纯的电影公司,变为以用户为中心的IP运营公司。

“这是我的再次创业,”张昭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人生半程,第三次事业重启,张昭依然果断地要把过去的成绩清零,让人佩服之余也有诸多疑问: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新乐视要走向何方?张昭对于文娱市场和资本的判断,是否会再一次应验?IP这个“心的入口”,张昭与乐视真的找到了吗?

乐视危机中,影业的高管一个没有走

采访中途张昭接了一个,“宏斌,”他脱口而出,语气中很是熟稔。对于这个称呼,张昭呵呵一笑:“我们这里就是去总化,我比他大一岁,他喊我昭哥”。

今年上影节乐视发布会上,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乐视董事长孙宏斌的一句“乐视影业不会缺钱”,曾引得张昭泪目。谈到孙宏斌的信任,张昭坦言其实并没有去想太多。“我是一个相对比较也比较透明的人,你要不同意我的商业模式,那咱不合作;如果你同意了,那大家一起创造财富。我不是艺术家,我是做产业的人,除了用户,资本是产业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对资本是非常尊重的。”

乐视影业从乐视大厦搬到朝阳区西部的六里屯,有人说是风水更好,张昭却坦言“就是便宜”。

他告诉我们,在一年前的乐视危机中确实走了不少人,但乐视影业的高管没有一位离职,至今仍留在张昭身边与他共进退,对于这件事他一直很自豪。

这一点也在娱乐资本论步入乐视影业办公区域时有所体会,400多人的开放式工位,晚上8、9点仍有人在。不怕前路艰难,只怕人心溃散,乐视影业的初心仍在。

QA

娱乐资本论:这次乐视危机来的时候,您是什么状态?

张昭:真正出现这个迹象是去年11月,去年9月份我们集团开会,从全球各地来参加的有四百多人,现在留下来的可能5%都不到,也就是几十个人,绝大部分都是影业的人。大家为什么会留下来,我觉得恰恰是因为我们很早就意识到这种危机了,也针对危机做了一些应对。如果我们没有规划好未来这条路,这关也过不了。

我还记得很清楚,2016年4月份,我们在会议室黑板上画IP未来怎么一层一层往下走,就是现在新乐视文娱的垂直模式。这是出于长期养成的猎人般的敏感,那个时候整个中国电影市场已经发生变化,一季度票房巨高,二季度开始往下走。

走到今天已经觉得,未来是清晰的。一个公司的危机,恰恰是来自于在危机过程中人心的溃散,这个可能是关键的危机。我们没有溃散,因为团队很清楚我们要往哪走,有困难就克服。

娱乐资本论:在这过程中,乐视影业的高管有离开的吗?

张昭:没有。因为我一直是比较绵延,我要做的事总是让大家欲罢不能,这个还没过瘾,我新的事又来了。这就是黏性,就是意犹未尽。你把它看作是我领导团队的方法也对,你一定要让团队天灵盖上有一片天,而这片天他们是有兴趣的,他们一直在往前走。

娱乐资本论:在乐视今年比较曲折的阶段里,之前影业签约合作的导演会怎么想?

张昭:这个事你说大家想(离开)吗?不想不可能,但大家表现出来的对我的支持还是让我很感动。

昨天我给小四(郭敬明)打了一个,他是我们股东,他就说老张你别跟我说什么估值的事,我跟你合作不是为了钱,我特感动。当然我对他也是这样,《爵迹》没达到预期,这有什么?我跟你合作也不仅是为了钱,咱们用CG技术、工业化标准持续打造一个IP,第二部出来,水平肯定比部高多了。

娱乐资本论:现在乐视影业资金情况怎么样?

张昭:乐视影业要发展,还需要做很多资金的工作,这接下来会变成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很多人问我你觉得乐视影业值多少钱,我说你要问我真是三百亿、五百亿,要看怎么衡量这个事,估值取决于你持续的成长能力,如果我们能做成互联迪士尼,那你说是多少亿?

而且我们有非常强的挣钱的能力,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赔过钱,乐视影业从2012年开始,一直是挣钱的公司,只不过把利润做高的问题。但现阶段没有必要把利润做那么高,重要的还是发展,在发展过程中你停下来被资本裹挟,非要多少利润,其实就很傻。

娱乐资本论:未来融创中国可能是新乐视的大股东,新乐视文娱在融创文化机构中及新乐视中,会处于什么地位?

张昭:新乐视文娱,我宁愿把这个事放在一个组织、一个商业模式里来看更好一些。过去很多年大家关心这个公司怎么了、那个公司怎么了,其实重要吗?这些都不重要,如果你不是上市公司,你就是一个组织,事情干出来就行了。

从文娱产业来讲,这个行业真正的资本其实是IP,公司只不过是一个资本的边界、一个载体。新乐视就是一个商业模式,新乐视和文娱地产的对接,这是一个相对比较完整的垂直模式。

三年之内,乐视要把票房收入比例降到50%以下

从创立光线影业到离开,从打造乐视影业到转型为新乐视文娱,张昭展现给我们的始终是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状态。

对危机太敏感,而且做事永远从难的事情做起,也是张昭一直在践行的“独臂刀理论”。“我总是把擅长的那只手先绑在后面,把不会舞蹈的那只手拿出来练刀,在一堆事里面先把难的事做了,那未来会容易一些,或者说未来死的可能性小一些。”

新乐视以IP为驱动力,张昭对此早有准备。“前几年我‘乱’买了一大堆IP,《凡人修仙传》《守灵人》《刺局》等等,当时也不知道有这么多用处,只是隐约觉得我们要走到迪士尼这一步。我们的商业模式非常简单,一头是互联数据,一头是IP,通过影视这个媒介,去占领互联数据所代表的人的心智,”

他坦言恰恰是乐视影业和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让自己看清楚了很多事。“整个中国电影十年的红利期我都参与了,我一直在准备它没有红利的时候。”张昭预言,内容廉价娱乐化的时代已过,而中产社会娱乐的好时代才刚刚到来,“用户选的东西更少,要求更高,也乐意付更多的钱,IP本质上是人心的入口。”

QA

娱乐资本论:您现在主要面临什么样的压力?

张昭:这个阶段事太杂。从整个内容体系来讲,我们是从一个娱乐视频门户站,转向垂直的影视视频收费站,还有一块就是怎么从影业公司转换成文娱公司。过去都是以票房或者后期经营收入为主,现在要转到以影视作为媒介来打造IP的价值,我们希望三年之内能够把这个模式做出来,让影视变成现金流,未来的资产是你的IP的用户。

从未来的收入模式来看,过去乐视是在电影行业,以票房作为主要指标。我们希望三年之内,把票房比例降到50%以下,而版权收入、衍生收入要提高。五年之内,可能影视版权收入占比也会下降,IP衍生收入单独占到50%以上。

娱乐资本论:那具体准备怎么做呢?

张昭:就是一定要坚定地做IP化。不像传统影视产业那样,纯文本化是有问题的,我们要知道做文本是为了IP的延伸,IP长久了反过来也会助推文本。这个过程很长,但要坚持去做。

比如《爵迹》票房不如预期,大家说别做了,我说开玩笑,我们要做五部呢,慢慢来。不要追求单独文本的票房奇迹,票房是电影公司关心的,而IP是产业企业需要关心的,票房好了我很高兴,但我不仅仅追求票房,我追求的是这个IP怎么能够持续。

第二是一定要剧影联动,因为电影没法数据化,电影院并不是一个互联终端,所以一定要在IP下做剧影联动,让剧变成你的用户基础,拍电影则是做品牌,互联时代的IP就是这样的,既要有用户基础,又要有品牌。

第三就是不断与其他文本合作,比如文娱地产、游戏、广播剧等,要不断去联动合作。

娱乐资本论:这次的转型跟乐视集团发生的变化有关联吗?

张昭:我是这么看的,所有的转型就是把危看成机。我的毛病就是有时候对危机太敏感,一旦敏感到我就会去做。这么多年,我总觉得危机的来临比我们预想得要快,所以不如早点动。

我心里永远有一些恐惧,一旦你开始享受自己擅长的事,危险就离你就不远了,这可能是一种习惯。

娱乐资本论:您设想的未来是什么样?

张昭:很简单,就是互联迪士尼。轻资产公司必须要有持久而稳定的平台性收入,我对迪士尼花了很多时间研究,迪士尼在过去十年之内,是怎么把其他好莱坞五大拉开距离的?

不过迪士尼的问题是不够互联化。一个公司的发展其实来自于对成功者的挑毛病,我们都是踩在巨人的肩膀上,挑过去成功者的毛病,试图比他做得再好一点。商业模式不是拍脑袋就能出来的,其实“迪士尼”是一种能力,比如IP开发、制作管理流程、市场管理是怎样的,过去这么多年我一直在一点点地建立。

张昭与新乐视文娱的深蹲起跳

每一次创业都是深蹲起跳,每一次转型都要用尽全力,这是张昭的自勉。作为一个危机感很强的人,他总在提醒自己回到原来的状态,因为“人走着走着,容易走到高处下不来”。他形容自己像是个青蛙,这么多年蹲下起跳,刚站直又蹲下再准备跳,永远是这个状态。

在新乐视管理委员会成立、张昭担任委员会主席的那天起,张昭就已经带领乐视走上新的征程。在他看来,这是对他个人过往以及乐视影业历史成绩的清零。

“谈五大公司,我说扯什么?赶紧给我忘掉,五大公司没有意义,这是过去的事。现在你在IP行业,大家都一样,不是吗?有些过去值得骄傲的事,其实是不能留的,它的意义不属于你。”

QA

娱乐资本论:现在有再融资的打算吗?外面有传言说,这次融创会给乐视影业有一笔投资进来?

张昭:应该这样看,谁投都无所谓,我们还要做几轮融资,不是一轮。从乐视影业来讲,我们做调整、改名、走文娱,就是不要去追求那个利润和倍数,过五年、十年以后就有可能给投资人一个更长远的价值回报,我们现在没有这个能力,要花很多成本去建这个能力。活得久是位的。

我们现在在做规划,需要一些价值投资,认可我做这个事的价值,短线的就算了,我需要资本,但是我不求、不靠资本,我自己慢慢也能活着,活的长这是,任何要求动作变形的事我都不接受,这就没有价值了。在今天整个文化娱乐行业,一个新的机缘开始了,风口都过去了。

娱乐资本论:您怎样得出这样的结论?

张昭:两个,个是票房,还有所谓的互联点击率,风口一刮奇迹很多,所以我说消灭奇迹的方式就是创造奇迹,创造产业模式的奇迹,票房奇迹能持续多久?不可能的。第二个就是时代的变化,我的观点是下一个内容风口可能会在三年五年之后。

这个风口是因为整个IP产业带来的,比如一个IP有六种衍生,每一种衍生里都有一大堆用户,再出一个电影的时候,你说这个票房能有多少?

娱乐资本论:所以您的判断未来三到五年间将进入一个低潮期?

张昭:三到五年以后是一个高潮期,近这段时期肯定是平缓发展,它有一个螺旋上升的过程。你从货架理论看是这样的,观众要求越来越高,但观众越来越愿意为好的内容付钱。是不是能看到这个高增长,现在就有所行动,这个才是关键。

我一直相信,互联的上半场更多的还是在创造效率,无论电商、搜索还是社交,基本都是满足用户对于高效的需求,花很少的时间获得更多东西。

我认为进入一个经济相对富裕的年代后,互联下半场拼的是体验,就是你看完一个东西觉得心潮澎湃,或者是一个内容帮你解决了一部分焦虑,这就是体验型的服务,只有文化能做到。

2017年莆田旅游C轮企业
2006年杭州其他F轮企业
2013年福州生鲜食品天使轮企业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可克达拉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沧州有哪些一甲医院 株洲有哪些二甲医院 大同有哪些二丙医院 子宫腺肌症饮食禁忌 雷诺氏病治疗医院 朔州有哪些二乙医院 濮阳癫痫病医院 深圳癫痫病医院 天津癫痫病医院 柳州有哪些二乙医院 柳州有哪些一甲医院 百色有哪些二级医院 昭通有哪些三甲医院 安庆牛皮癣医院 大理有哪些三级医院 晋中牛皮癣医院 德宏有哪些一乙医院 大连男科医院 济南男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一丙医院 湛江男科医院 昆明妇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二乙医院 白沙有哪些一丙医院 昌江有哪些一乙医院 海东有哪些三甲医院 潮州性病医院 黄南有哪些三丙医院 鄂尔多斯性病医院 香港有哪些三甲医院 澳门有哪些二级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一乙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二乙医院 平凉性病医院 安徽有哪些医院 台州性病医院 通辽性病医院 襄樊性病医院 神农架有哪些医院 邵阳有哪些医院 郑州整形美容医院 陇南整形美容医院 日喀则有哪些医院 秦皇岛整形美容医院 雅安整形美容医院 锦州其他医院哪家好 晋城男科医院 三亚男科医院 淮南其他医院哪家好 贵阳妇科医院 太原专科医院哪家好 运城中医医院哪家好 运城急救中心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妇科医院 平凉妇科医院 铜川其他医院哪家好 乌兰察布妇科医院 内伤发热医院 新疆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儿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中医五官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江门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江门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阳江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青岛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青岛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青岛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金华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黄冈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黄冈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咸宁有哪些外科医院 自贡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岳阳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合肥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合肥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合肥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阜阳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阜阳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阜阳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骨科医院 漳州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