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渔舟地府奇缘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5:36:0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楔子  时值正午,却是秋风萧瑟,一片阴霾。  一个丫鬟模样的年轻女子走进了“王记棺材铺”,店里的伙计——一个眉清目秀的后生见到她,急忙迎上去。  丫鬟名叫燕儿,是镇上李家员外的仆人。她无限同情地看着小伙计,从贴身衣袋里掏出一束青丝递给他:“这是我为小姐梳头时悄悄积攒下的。小姐的婚期定在下月的十月初二。你,多保重。”燕儿说完,转身离开。  小伙计手捧青丝,不禁悲从中来,落下男儿泪。  “有人吗?”棺材铺的木门被打开,带进一股凉风。进来的是镇上的暴发户赵根。  “伙计,给我扎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就照着妓馆里的香香姑娘的样子做。”赵根喷着满嘴的酒气,“啪!”将一锭银子拍在桌上。    一  赵根倒卖皮毛生意发家后,件事便是将父母亲改葬。赵根生父早亡,母亲再醮。两年前,母亲和继父相继去世。赵根将母亲的棺木启出,与生父合葬。继父那边,赵根为他烧了个年轻美貌的女子算是作为了弥补。原本以为两方都处理圆满了,哪知麻烦大了。  李月芝做梦了。梦到了自己的身体一路下坠,一路下坠,终于坠到了底。睁开眼,四周一片幽深混沌,耳边清静的可怕,只有前方的一处地点闪着微弱的光亮。李月芝隐隐感到不安,因为方圆几里她感受不到一点人的气息。  我这是在哪里?李月芝懵了,今天是她新婚大喜的日子。她睡下后便进入了梦境,来到了这里。  她正发愣之际,前方传来了喜乐吹打的声音,渐渐越来越清晰,是一支迎亲队伍。仔细看去,李月芝吓了一跳,这支队伍中的人一个个目光呆滞,动作机械,打扮怪异,惨白的脸上涂着红晕。  阴婚!李月芝浑身发冷,它直冲自己而来。  迎亲队伍走到她身旁停下,妖里妖气的喜娘将她扶上轿,一路吹吹打打继续上路。  李月芝悄悄掀起盖头,队伍正走进一扇门里,抬眼一瞧城门上的题字,顿时魂不附体。自己真的灵魂出窍,到了阴曹地府了。  李月芝被抬进了新房。扯开盖头一瞧,一间豪华气派但浮华庸俗的宅院。房内灯光幽暗,鬼气森森处处透着诡异。  “啊哈!”有人,不,有鬼进来了。是个男的,走路歪歪斜斜,喝得酩酊大醉,酒气冲天。边走边自言自语:“这小子对我倒也够意思,不枉我养他一回。老的走了,给我个小的。我让他按照香香姑娘的样子做的,也不知道像不像。”  嗯,这不是钱大吗。两年前死于一场疾病。我真的是到了地府了。  “哟,这不是李家小姐吗?”钱大认出她来了,“嘿嘿”地傻笑着:“这小子真孝顺,懂我。知道我嘴里说香香,骨子里却是想也不敢想的李家大小姐。哈,来,让我亲一口。”钱大淫笑着,扑了上来。  李月芝急忙躲闪:“不许碰我!”  “这是地府。你已经不是阳间的千金大小姐了,是我钱大明媒正娶的老婆了,来、来嘛。”  钱大将李月芝逼到了一个死角,张着双臂扑过来。  “啊!”快要接近时,钱大忽的一震,身前像是有双无形的手将他挡了回去。  钱大吃了一惊。与她近距离接触,他分明嗅到了人的气息。这女子的前身并非纸躯,而是带着人的魂魄入了阴间且身上带有僻邪之物。  怎么回事,哪里搞错了?这里面一定有事。  好好的洞房花烛夜被搅合了,钱大带着一肚子气和疑惑退到了外室,呼呼大睡。  李月芝等了一会儿确认安全后,将门窗堵严实后疲倦地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梦里她有又来到了城外的那片翠竹林。  当日,她陪同父母外出游玩,因事与他们怄气,独自跑开了。不想在竹林中迷失了方向,天公也在此时不作美下起雨来。李月芝就近寻了一处茅屋避雨。推开门,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男子。为避嫌疑,男子走出门去,将屋子让给了她。  不多时,外面竟来了三五个泼皮,也要到屋中避雨。年轻男子拦住,不让其进入。  “这茅屋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泼皮头子牛二(李月芝后来知道)嚷道。  “因为——”年轻男子假意说:“在下的舍妹在屋中避雨。为了女儿家的清白,还请各位见谅。”  “你妹妹?”牛二打量一下男子,不怀好意的笑道:“既是你家妹妹,我更要看看了。万一看准了,你就是我大舅哥了。”  “哈——”泼皮们一阵哄笑。  “去、去、去,别挡了大爷的道。”牛二推搡着年轻男子。  “不可。”男子伸开双臂,挡在门前:“你们不能进去。”  “就凭你也想拦住我?信不信大爷一个拳头让你满地找牙。”牛二一挥手:“弟兄们,进去!”  “想要推开这扇门,除非从我身上踏过去.”  泼皮们傻了,呆愣片刻后,牛二撸胳膊挽袖子:“好,老子今天就从你身上踏过去。”  李月芝在茅屋中听到了一阵拳脚击打的声音,夹杂着泼皮们的猥琐谩骂。任凭如何,年轻男子始终一声不吭。  牛二急了,抬起一双大脚跺向了年轻男子的心口,“噗!”男子吐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敢挡老子的道,活得不耐烦了。”  眼见茅屋的木门被打开,李月芝心急如焚,诚惶诚恐。恰在此时,府上寻找小姐的人马及时赶到。李月芝得救了,泼皮们被教训,年轻男子被抬入李府养伤。  “若不是听到此处传来打斗声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父亲心有余悸。  两人的情缘由此展开。  年轻男子叫安顺,是镇上“王记棺材铺”的伙计,专擅纸扎各种祭品,尤其是人物,鲜活灵动,栩栩如生。  “你照着我的样子扎一个吧?”李月芝对他说。  “不可、不可。这纸扎人乃是阴间地府所用,活人扎来只会增添晦气。”  看着他满脸通红的局促样子,李月芝忍不住“扑哧——”笑了。  “呀,快来看,小姐有反应了,小姐有反应了!”耳边传来一阵叫喊,李月芝睁开眼睛,一片光芒刺目,这里分明是她的新家啊。  “怎么回事?”她问身边的丫鬟冰儿,她跟随自己陪嫁到了夫家。  “娘子可醒了。”夫君一脸关切:“一早醒来,发现娘子浑身冰凉,任凭如何叫喊也没有反应,为夫吓坏了。倘若娘子再不苏醒,为夫可就要去请郎中了。”  李月芝抱歉地一笑:“我没事,劳烦相公挂念了。”  “我家小姐自幼身子骨弱,想来是昨晚太过劳累以至于……”冰儿说着,突然脸一红,止住了口。  夫君安抚了一阵后,离开了。冰儿凑近李月芝的耳朵:“小姐,小安他、昨晚死了。”  什么?李月芝心头猛的一震,肝胆俱裂,碎了一地,“怎么会这样?”  “小姐昨晚成亲之时,小安服毒自尽了。死前,手里攥着一支蝴蝶。”  蝴蝶。曾经在自家的花园中,安顺捉了一只蝴蝶赠与她。想到此,李月芝泪如雨下。  “小姐,别哭、别哭啊。要是让夫家看到如何是好啊。”冰儿慌忙为小姐拭泪。  李月芝哭罢,打开首饰盒取出几件首饰递给冰儿:“拿去当了,替我买些纸钱给他。”    二  赵根再次酒气冲天来到了“王记棺材铺”。  “掌柜的,做纸活。”说着,拍下一锭银子。  “诶呀,你怎么又来了。”王掌柜一见是他,顿时脸拉的老长。  “怎么,嫌烦了。有钱不挣,找抽啊!”赵根瞪大眼睛,粗声喝道。  “不、不,不。”王掌柜连连陪不是:“我这伙计不是死了吗,店里一下子忙不开。你前些日子不是做了一批吗,怎么还做啊?”  “唉,别提了。”赵根像王掌柜诉起苦来。  “呜、呜、呜——”朱氏坐在“钱家大厅”门口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边哭边数落钱大:“他不要我,你也不要我,都是混蛋,没一个好东西,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天杀的陈世美!”  西卧房内,钱大正搂着一年轻女子饮酒快活,对朱氏的哭闹充耳不闻。  钱大心里那叫一个美:儿子对自己这个继父真够意思。几天前托梦给他,这小子便又给他烧了一个。这次是按照妓馆里香香姑娘的模样做的,钱大高兴得三天没睡着。  东卧房内,李月芝将事情听了个明白:赵根的生父赵二在地府结交了一门亲事,阎王爷伯父小舅子三姑侄女叔叔的小姨子。元配朱氏的到来搅扰了赵二的美事,赵二将朱氏赶了出来。朱氏跑到了钱大这里,不想同样受到了冷遇。朱氏气愤之余又极不甘心,连着几天跑到两个男人家里哭闹。  李月芝懒得理会他们之间的乱事。她躺下来合上眼睛。这次,她来到了与安顺分手的那一晚。她偷跑出来与他在断桥边相会。  四目相望,默默无言。  “此生虽无缘,望小姐一生幸福,比翼齐飞,为了彼此,好好活下去。”  为了我,你却去了地府。我如今在这里了,你在哪里呢?  “小姐、小姐。”安顺在叫她。  “我一定是在梦里。”李月芝睁眼,扔身处地府。  “小姐。”真的是安顺在叫她,他来找我了!  “小安。”她喊道。  窗户被推来,果然是安顺跳了进来。  “小安,真的是你。”  “小姐。”  两人情不自禁抱在一起。  “你怎么在这里?”她问道。  安顺叹口气:“我本不该在这里的。因为朱氏,她托梦给赵根,说她对两个丈夫失望了,希望赵根给她扎一个年轻后生过来。不知怎的,我被带来了。我打听到你在这里,于是赶来了。”  “我又是怎么回事?”  “是我,对你施了定魂咒。”  “定魂咒?”  “对。”安顺告诉李月芝:“我从小无父无母,跟着师傅长大,教了我定魂咒:将一个人的模样扎成纸人,取其头发、指甲等近身之物念动咒语,与其血液一起烧了,便可以将此人的魂魄带入地府。倘若七日内不能还阳,魂魄永留地府。”  “对不起。”安顺满心愧疚:“我用这种方法将你带到了地府。头发和指甲是我托冰儿拿到的,血液则是——那次在后花园你不小心踩到了荆棘,血染的袜子。不过,七日之后你便可以回归人间了。”  李月芝还是不明白:“可是,我又怎么成了钱大的小妾?”  安顺也说不清楚:“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不过你放心,我用了护身符,你在这里不会受到伤害的。”  “你为什么要这样?”想不到两人的再次相见却是阴阳两隔,李月芝十分心痛:“你说过即便此生不能为夫妻,也要为了彼此好好地活下去,你说话不算数。”  安顺眸光凄然:“你有所不知,那次被牛二踢中了胸口后我便患上了恶疾,至多还有半年的寿命。早晚也是死,不如早点死。为了能在阴间见你一面,我只有如此。你成亲那晚的子时正是实施定魂咒的时机,月芝。”他次叫了她的名字:“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李月芝偎进他怀里:“我们终于可以见面了。”  “对了。”安顺从衣兜里掏出一把“钱”:“这是你给我的吧?”  “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了。”  “你把这个送给我,算是定情信物吗?”安顺又掏出一枚流苏。  “这个、的确是我的,不过后来送给冰儿了。”  双方温馨片刻,安顺推开她:“我要回去了。朱氏发现我不在会有麻烦的。还有——我在地府无意中得知有人要对你家不利。”  “我家?”李月芝吃了一惊。  “对。”安顺肯定地点点头:“你回去后问一问员外大人,是否得罪过什么人或是曾与何人结过怨仇,一定要他提防些。”  安顺走了,李月芝躺回到床上。  “娘子。”夫君在叫她。  李月芝睁开眼睛,“娘子醒了。”见她没事,夫君松了口气:“我叫仆人炖了碗汤给你,趁热喝了吧。”  “先放着吧,过后梳洗完毕再喝。”  夫君略一迟疑:“也好,不过不要等凉了。”  夫君出去了。李月芝突然想到:会不会是相公?  她的怀疑不无道理。张李两家有世仇,后来逐渐有所缓解。自家为表心意特将女儿嫁过来以示修好。正因为这个决定,一向温顺乖巧的李月芝赌气在城外与父母走散,迷失在了翠竹林,遇见了安顺……难道,是他!  李月芝连忙从头上拔下银簪探入汤中,片刻,果然有异样。  夫君真的有问题,李月芝顿觉浑身冰凉。  “小姐,准备好了吗,今天是你和姑爷回门的日子。”冰儿过来催促了。  李月芝想着,正好找爹爹问个明白。  回娘家,父母盛情款待,一团和气。饭后,李月芝找了个机会问爹爹是否与人结过仇怨。自然,她隐瞒了地府的情节,只说自己连日梦到了凶兆。  李员外沉吟半响直摇头:“除了亲家之外并无仇家,不过现在两家已修好。”  “女儿多虑了。”  李员外提醒女儿:“再过三日就是你姑姑的周年祭了,你要记得到坟前祭拜。”  想到姑姑,李月芝是一阵心痛。  “只可惜,王记棺材铺的伙计前几日过世了,那一手纸活手艺你姑姑享用不了了。”  “怕什么。”李夫人在一旁说道:“王掌柜的纸活手艺一点不比他的差。”    三  李月芝再次进入地府。她与安顺相约来到了一处小河边。夜晚,月色皎洁,杨柳依依,水面星光点点。  李月芝向安顺讲了今日的事情。安顺思考片刻后说道:“员外虽未与人结仇,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从商多年,难免会有些恩怨,凡事小心一些为好。” 共 827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
癫痫病有哪些饮食注意事项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装修日记 微店网页版官网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