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渔舟地府奇缘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5:36:0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楔子  时值正午,却是秋风萧瑟,一片阴霾。  一个丫鬟模样的年轻女子走进了“王记棺材铺”,店里的伙计——一个眉清目秀的后生见到她,急忙迎上去。  丫鬟名叫燕儿,是镇上李家员外的仆人。她无限同情地看着小伙计,从贴身衣袋里掏出一束青丝递给他:“这是我为小姐梳头时悄悄积攒下的。小姐的婚期定在下月的十月初二。你,多保重。”燕儿说完,转身离开。  小伙计手捧青丝,不禁悲从中来,落下男儿泪。  “有人吗?”棺材铺的木门被打开,带进一股凉风。进来的是镇上的暴发户赵根。  “伙计,给我扎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就照着妓馆里的香香姑娘的样子做。”赵根喷着满嘴的酒气,“啪!”将一锭银子拍在桌上。    一  赵根倒卖皮毛生意发家后,件事便是将父母亲改葬。赵根生父早亡,母亲再醮。两年前,母亲和继父相继去世。赵根将母亲的棺木启出,与生父合葬。继父那边,赵根为他烧了个年轻美貌的女子算是作为了弥补。原本以为两方都处理圆满了,哪知麻烦大了。  李月芝做梦了。梦到了自己的身体一路下坠,一路下坠,终于坠到了底。睁开眼,四周一片幽深混沌,耳边清静的可怕,只有前方的一处地点闪着微弱的光亮。李月芝隐隐感到不安,因为方圆几里她感受不到一点人的气息。  我这是在哪里?李月芝懵了,今天是她新婚大喜的日子。她睡下后便进入了梦境,来到了这里。  她正发愣之际,前方传来了喜乐吹打的声音,渐渐越来越清晰,是一支迎亲队伍。仔细看去,李月芝吓了一跳,这支队伍中的人一个个目光呆滞,动作机械,打扮怪异,惨白的脸上涂着红晕。  阴婚!李月芝浑身发冷,它直冲自己而来。  迎亲队伍走到她身旁停下,妖里妖气的喜娘将她扶上轿,一路吹吹打打继续上路。  李月芝悄悄掀起盖头,队伍正走进一扇门里,抬眼一瞧城门上的题字,顿时魂不附体。自己真的灵魂出窍,到了阴曹地府了。  李月芝被抬进了新房。扯开盖头一瞧,一间豪华气派但浮华庸俗的宅院。房内灯光幽暗,鬼气森森处处透着诡异。  “啊哈!”有人,不,有鬼进来了。是个男的,走路歪歪斜斜,喝得酩酊大醉,酒气冲天。边走边自言自语:“这小子对我倒也够意思,不枉我养他一回。老的走了,给我个小的。我让他按照香香姑娘的样子做的,也不知道像不像。”  嗯,这不是钱大吗。两年前死于一场疾病。我真的是到了地府了。  “哟,这不是李家小姐吗?”钱大认出她来了,“嘿嘿”地傻笑着:“这小子真孝顺,懂我。知道我嘴里说香香,骨子里却是想也不敢想的李家大小姐。哈,来,让我亲一口。”钱大淫笑着,扑了上来。  李月芝急忙躲闪:“不许碰我!”  “这是地府。你已经不是阳间的千金大小姐了,是我钱大明媒正娶的老婆了,来、来嘛。”  钱大将李月芝逼到了一个死角,张着双臂扑过来。  “啊!”快要接近时,钱大忽的一震,身前像是有双无形的手将他挡了回去。  钱大吃了一惊。与她近距离接触,他分明嗅到了人的气息。这女子的前身并非纸躯,而是带着人的魂魄入了阴间且身上带有僻邪之物。  怎么回事,哪里搞错了?这里面一定有事。  好好的洞房花烛夜被搅合了,钱大带着一肚子气和疑惑退到了外室,呼呼大睡。  李月芝等了一会儿确认安全后,将门窗堵严实后疲倦地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梦里她有又来到了城外的那片翠竹林。  当日,她陪同父母外出游玩,因事与他们怄气,独自跑开了。不想在竹林中迷失了方向,天公也在此时不作美下起雨来。李月芝就近寻了一处茅屋避雨。推开门,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男子。为避嫌疑,男子走出门去,将屋子让给了她。  不多时,外面竟来了三五个泼皮,也要到屋中避雨。年轻男子拦住,不让其进入。  “这茅屋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泼皮头子牛二(李月芝后来知道)嚷道。  “因为——”年轻男子假意说:“在下的舍妹在屋中避雨。为了女儿家的清白,还请各位见谅。”  “你妹妹?”牛二打量一下男子,不怀好意的笑道:“既是你家妹妹,我更要看看了。万一看准了,你就是我大舅哥了。”  “哈——”泼皮们一阵哄笑。  “去、去、去,别挡了大爷的道。”牛二推搡着年轻男子。  “不可。”男子伸开双臂,挡在门前:“你们不能进去。”  “就凭你也想拦住我?信不信大爷一个拳头让你满地找牙。”牛二一挥手:“弟兄们,进去!”  “想要推开这扇门,除非从我身上踏过去.”  泼皮们傻了,呆愣片刻后,牛二撸胳膊挽袖子:“好,老子今天就从你身上踏过去。”  李月芝在茅屋中听到了一阵拳脚击打的声音,夹杂着泼皮们的猥琐谩骂。任凭如何,年轻男子始终一声不吭。  牛二急了,抬起一双大脚跺向了年轻男子的心口,“噗!”男子吐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敢挡老子的道,活得不耐烦了。”  眼见茅屋的木门被打开,李月芝心急如焚,诚惶诚恐。恰在此时,府上寻找小姐的人马及时赶到。李月芝得救了,泼皮们被教训,年轻男子被抬入李府养伤。  “若不是听到此处传来打斗声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父亲心有余悸。  两人的情缘由此展开。  年轻男子叫安顺,是镇上“王记棺材铺”的伙计,专擅纸扎各种祭品,尤其是人物,鲜活灵动,栩栩如生。  “你照着我的样子扎一个吧?”李月芝对他说。  “不可、不可。这纸扎人乃是阴间地府所用,活人扎来只会增添晦气。”  看着他满脸通红的局促样子,李月芝忍不住“扑哧——”笑了。  “呀,快来看,小姐有反应了,小姐有反应了!”耳边传来一阵叫喊,李月芝睁开眼睛,一片光芒刺目,这里分明是她的新家啊。  “怎么回事?”她问身边的丫鬟冰儿,她跟随自己陪嫁到了夫家。  “娘子可醒了。”夫君一脸关切:“一早醒来,发现娘子浑身冰凉,任凭如何叫喊也没有反应,为夫吓坏了。倘若娘子再不苏醒,为夫可就要去请郎中了。”  李月芝抱歉地一笑:“我没事,劳烦相公挂念了。”  “我家小姐自幼身子骨弱,想来是昨晚太过劳累以至于……”冰儿说着,突然脸一红,止住了口。  夫君安抚了一阵后,离开了。冰儿凑近李月芝的耳朵:“小姐,小安他、昨晚死了。”  什么?李月芝心头猛的一震,肝胆俱裂,碎了一地,“怎么会这样?”  “小姐昨晚成亲之时,小安服毒自尽了。死前,手里攥着一支蝴蝶。”  蝴蝶。曾经在自家的花园中,安顺捉了一只蝴蝶赠与她。想到此,李月芝泪如雨下。  “小姐,别哭、别哭啊。要是让夫家看到如何是好啊。”冰儿慌忙为小姐拭泪。  李月芝哭罢,打开首饰盒取出几件首饰递给冰儿:“拿去当了,替我买些纸钱给他。”    二  赵根再次酒气冲天来到了“王记棺材铺”。  “掌柜的,做纸活。”说着,拍下一锭银子。  “诶呀,你怎么又来了。”王掌柜一见是他,顿时脸拉的老长。  “怎么,嫌烦了。有钱不挣,找抽啊!”赵根瞪大眼睛,粗声喝道。  “不、不,不。”王掌柜连连陪不是:“我这伙计不是死了吗,店里一下子忙不开。你前些日子不是做了一批吗,怎么还做啊?”  “唉,别提了。”赵根像王掌柜诉起苦来。  “呜、呜、呜——”朱氏坐在“钱家大厅”门口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边哭边数落钱大:“他不要我,你也不要我,都是混蛋,没一个好东西,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天杀的陈世美!”  西卧房内,钱大正搂着一年轻女子饮酒快活,对朱氏的哭闹充耳不闻。  钱大心里那叫一个美:儿子对自己这个继父真够意思。几天前托梦给他,这小子便又给他烧了一个。这次是按照妓馆里香香姑娘的模样做的,钱大高兴得三天没睡着。  东卧房内,李月芝将事情听了个明白:赵根的生父赵二在地府结交了一门亲事,阎王爷伯父小舅子三姑侄女叔叔的小姨子。元配朱氏的到来搅扰了赵二的美事,赵二将朱氏赶了出来。朱氏跑到了钱大这里,不想同样受到了冷遇。朱氏气愤之余又极不甘心,连着几天跑到两个男人家里哭闹。  李月芝懒得理会他们之间的乱事。她躺下来合上眼睛。这次,她来到了与安顺分手的那一晚。她偷跑出来与他在断桥边相会。  四目相望,默默无言。  “此生虽无缘,望小姐一生幸福,比翼齐飞,为了彼此,好好活下去。”  为了我,你却去了地府。我如今在这里了,你在哪里呢?  “小姐、小姐。”安顺在叫她。  “我一定是在梦里。”李月芝睁眼,扔身处地府。  “小姐。”真的是安顺在叫她,他来找我了!  “小安。”她喊道。  窗户被推来,果然是安顺跳了进来。  “小安,真的是你。”  “小姐。”  两人情不自禁抱在一起。  “你怎么在这里?”她问道。  安顺叹口气:“我本不该在这里的。因为朱氏,她托梦给赵根,说她对两个丈夫失望了,希望赵根给她扎一个年轻后生过来。不知怎的,我被带来了。我打听到你在这里,于是赶来了。”  “我又是怎么回事?”  “是我,对你施了定魂咒。”  “定魂咒?”  “对。”安顺告诉李月芝:“我从小无父无母,跟着师傅长大,教了我定魂咒:将一个人的模样扎成纸人,取其头发、指甲等近身之物念动咒语,与其血液一起烧了,便可以将此人的魂魄带入地府。倘若七日内不能还阳,魂魄永留地府。”  “对不起。”安顺满心愧疚:“我用这种方法将你带到了地府。头发和指甲是我托冰儿拿到的,血液则是——那次在后花园你不小心踩到了荆棘,血染的袜子。不过,七日之后你便可以回归人间了。”  李月芝还是不明白:“可是,我又怎么成了钱大的小妾?”  安顺也说不清楚:“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不过你放心,我用了护身符,你在这里不会受到伤害的。”  “你为什么要这样?”想不到两人的再次相见却是阴阳两隔,李月芝十分心痛:“你说过即便此生不能为夫妻,也要为了彼此好好地活下去,你说话不算数。”  安顺眸光凄然:“你有所不知,那次被牛二踢中了胸口后我便患上了恶疾,至多还有半年的寿命。早晚也是死,不如早点死。为了能在阴间见你一面,我只有如此。你成亲那晚的子时正是实施定魂咒的时机,月芝。”他次叫了她的名字:“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李月芝偎进他怀里:“我们终于可以见面了。”  “对了。”安顺从衣兜里掏出一把“钱”:“这是你给我的吧?”  “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了。”  “你把这个送给我,算是定情信物吗?”安顺又掏出一枚流苏。  “这个、的确是我的,不过后来送给冰儿了。”  双方温馨片刻,安顺推开她:“我要回去了。朱氏发现我不在会有麻烦的。还有——我在地府无意中得知有人要对你家不利。”  “我家?”李月芝吃了一惊。  “对。”安顺肯定地点点头:“你回去后问一问员外大人,是否得罪过什么人或是曾与何人结过怨仇,一定要他提防些。”  安顺走了,李月芝躺回到床上。  “娘子。”夫君在叫她。  李月芝睁开眼睛,“娘子醒了。”见她没事,夫君松了口气:“我叫仆人炖了碗汤给你,趁热喝了吧。”  “先放着吧,过后梳洗完毕再喝。”  夫君略一迟疑:“也好,不过不要等凉了。”  夫君出去了。李月芝突然想到:会不会是相公?  她的怀疑不无道理。张李两家有世仇,后来逐渐有所缓解。自家为表心意特将女儿嫁过来以示修好。正因为这个决定,一向温顺乖巧的李月芝赌气在城外与父母走散,迷失在了翠竹林,遇见了安顺……难道,是他!  李月芝连忙从头上拔下银簪探入汤中,片刻,果然有异样。  夫君真的有问题,李月芝顿觉浑身冰凉。  “小姐,准备好了吗,今天是你和姑爷回门的日子。”冰儿过来催促了。  李月芝想着,正好找爹爹问个明白。  回娘家,父母盛情款待,一团和气。饭后,李月芝找了个机会问爹爹是否与人结过仇怨。自然,她隐瞒了地府的情节,只说自己连日梦到了凶兆。  李员外沉吟半响直摇头:“除了亲家之外并无仇家,不过现在两家已修好。”  “女儿多虑了。”  李员外提醒女儿:“再过三日就是你姑姑的周年祭了,你要记得到坟前祭拜。”  想到姑姑,李月芝是一阵心痛。  “只可惜,王记棺材铺的伙计前几日过世了,那一手纸活手艺你姑姑享用不了了。”  “怕什么。”李夫人在一旁说道:“王掌柜的纸活手艺一点不比他的差。”    三  李月芝再次进入地府。她与安顺相约来到了一处小河边。夜晚,月色皎洁,杨柳依依,水面星光点点。  李月芝向安顺讲了今日的事情。安顺思考片刻后说道:“员外虽未与人结仇,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从商多年,难免会有些恩怨,凡事小心一些为好。” 共 827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
癫痫病有哪些饮食注意事项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可克达拉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沧州有哪些一甲医院 株洲有哪些二甲医院 大同有哪些二丙医院 子宫腺肌症饮食禁忌 雷诺氏病治疗医院 朔州有哪些二乙医院 濮阳癫痫病医院 深圳癫痫病医院 天津癫痫病医院 柳州有哪些二乙医院 柳州有哪些一甲医院 百色有哪些二级医院 昭通有哪些三甲医院 安庆牛皮癣医院 大理有哪些三级医院 晋中牛皮癣医院 德宏有哪些一乙医院 大连男科医院 济南男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一丙医院 湛江男科医院 昆明妇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二乙医院 白沙有哪些一丙医院 昌江有哪些一乙医院 海东有哪些三甲医院 潮州性病医院 黄南有哪些三丙医院 鄂尔多斯性病医院 香港有哪些三甲医院 澳门有哪些二级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一乙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二乙医院 平凉性病医院 安徽有哪些医院 台州性病医院 通辽性病医院 襄樊性病医院 神农架有哪些医院 邵阳有哪些医院 郑州整形美容医院 陇南整形美容医院 日喀则有哪些医院 秦皇岛整形美容医院 雅安整形美容医院 锦州其他医院哪家好 晋城男科医院 三亚男科医院 淮南其他医院哪家好 贵阳妇科医院 太原专科医院哪家好 运城中医医院哪家好 运城急救中心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妇科医院 平凉妇科医院 铜川其他医院哪家好 乌兰察布妇科医院 阳江妇科医院 新疆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儿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中医五官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江门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江门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阳江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青岛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青岛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青岛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金华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黄冈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黄冈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咸宁有哪些外科医院 自贡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岳阳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合肥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合肥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合肥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阜阳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阜阳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阜阳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骨科医院 漳州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三岁宝宝流鼻血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