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春秋谎老三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2:46:5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历史上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故事:某大帅率大军去征伐敌国,遇长江受阻。大炎天六月,却希望长江封冻,大军好履冰过江。于是,派探子去看长江封冻了没有。这位探子回来如实报告说:“长江只有滚瓜似的流水,没有结冰。”这位大帅立即杀了这个探子,再派人去探。回报一如个探子,又被杀头。还派第三个去探。这第三个人心想,如果如实回报,又将被杀头;不如扯个谎,就说长江已经封冻,让他把军队开来。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即使被杀,好歹也能多活一时。于是这第三个探子回报说:“长江已经冻成坚冰。”这位大帅听了,立即驱动大军,往长江进发。说来凑巧,当天晚上来了千年不遇的寒流,把长江果然封冻起来。这支大军顺利地履冰过了长江,取得了征伐敌国的胜利。可见,扯谎有时也有它的“必要”。  这里所说的谎老三,尽会扯谎。他姓啥名谁,为何叫老三,无从考究。好在这里只说他扯谎的事,无须理会他的真名实姓。    一、扯谎的溜子    炎天六月,骄阳似火。水田稻子生长茂盛,正是要水灌溉的时候;又逢老天久旱无雨,农民们都忙着抗旱。蓄水的糖坝许多都已经干涸。谎老三家本来没田没地,穷得只剩夫妻两人。今天急急忙忙,从一对正用龙骨水车车水抗旱的夫妇面前经过。他这急匆匆的样子,倒引起了这对夫妇的兴趣。这女的说:“谎老三呀,你忙什么呢?我听人说,你会扯谎。你今天倒扯个谎让我见识见识呀!”谎老三说:“哎呀!你们倒好开心;我哪有工夫和你们扯谎!前面大潭湾干了,我急着回去拿网去捉鱼呢!”  大潭湾是附近有名的大水潭,平常年份长年不干。今年大旱,早就听说那里水不多了。如果真的干了,那里的鱼才多呢!男的说:“真的吗?”谎老三说:“我哪有工夫和你们多话,去拿网捉鱼要紧。”女的忙说:“那我叫我儿子跟你一起去行不行?”“那怎么不行!你快去叫你儿子在前面大路上等我,我马上就来。”这女人歇了车水的活,连忙叫来自己的儿子,到大路上去等候着谎老三,一起去大潭湾里捉鱼。  谎老三到另一个干涸的水糖里转了一圈,弄得一身泥浆;将裤管卷到大腿丫。又来到这对车水的夫妇跟前说:“你们还在车水?你们的儿子在大潭湾里捉鱼,一条十多斤的大鳜鱼,我叫你儿子不要惹它;你儿子却骑到鱼背上去了。给鳜鱼的翅膀打碎了卵蛋,现在已经死在了那大潭湾里了。”这女人听说,放下车拐(车水的工具),哭哭啼啼往大潭湾而来。  谎老三超近路来到大路上,这孩子等谎老三去捉鱼,正等得性急;见了谎老三说:“你说去捉鱼,怎么到现在还不去呀?”谎老三说:“还捉什么鱼啊?你家已经失火了,你还不赶快回家去救火去!”这孩子听了,立即啼哭着往家赶;他的娘也啼哭着来看儿子。半路上母子俩碰了头,娘说:“儿呀,你被鳜鱼打得怎么样了?”儿说:“我家失火烧了多少呀?”他俩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愕然起来。忽然,他的娘回味过来了:“儿呀,我俩都被谎老三谎住了!”  回到家来,这女人要找谎老三讨说法。其夫说:“找他做什么!谎老三是扯谎的溜子。今天,你叫他扯谎,他这一溜,就是一个大谎呢!”    二、岳父亲自看到了:杀死的人又活了    谎老三家贫,常常无米下锅。岳父老万家倒是小康之家。可是老万却是个“一毛不拔”的吝啬鬼。他吝啬惜财,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也是“嫁出门的姑娘,泼出门的水”。在女儿生活困难时,也不肯接济一点。当谎老三无米下锅,让妻子回家借一点时,不仅老是“一毛不拔”地空手而归,还常常被老万数落得无地自容。说:“你是个没有志气的讨饭胚。借给你了,你就有指望了,更加会好吃懒做。像你这样没有恨心(痛恨贫穷)的东西,饿死了活该!”老万还常常到谎老三家来训斥谎老三,说:“你一天浪(胡乱瞎混)到晚,不知道胡弄些什么。搞得家中饭也没的吃,算什么男子汉?我把女儿嫁给了你,真是前世里做了坏事,现在遭报应呢!”因此,谎老三和妻子商量说:人穷志短,老受欺负;长此以往,不成事体。认为,老万的家产应该有自己的一份;而老万却吝啬得一毛不拔。于是,他俩计划狠狠心,将他的财产全部图谋来。  一日,老万又到谎老三家来了。妻子忽然肚子疼得难忍。在床上翻来覆去地不得安宁。老万也急了起来,叫谎老三快想办法,找郎中医治。谎老三说:“别急,我来医她。”说着,拿了把杀猪用的放血条子(杀猪刀),往妻子肚子上一捅,鲜血立即溅了一床。妻子立刻伸腿顺手不动弹了,明显地是给杀死了。老万见状,一把抓住谎老三:“你这狗日的好狠心,你媳妇就是肚子疼,也不该杀了她呀——你赔我女儿来!”又是跺脚捶胸,又是痛哭流涕;而谎老三却镇定自若。  老万见谎老三无所畏的样子,拖着谎老三要去见官。谎老三说:“岳父大人莫忙。我家常常没得饭吃,没办法了,就把她杀了。等到有了米了,再把她搞活。今天,她肚子疼得难受,我只好先把她杀了。等不疼了,再把她搞活。这就省了她许多痛苦。”  老万哪肯相信,说:“谁不知道你是个扯谎的溜子!世上哪有死了的人再活的事情?你要是真有这个本事,你这就把她搞活了给我看看。”谎老三说:“她才疼得难受,要是马上又搞活了,免不了还是要疼的。”老万说:“不要扯淡!肚子疼比死了的总好。你有本事就把她搞活了,我才饶恕你;不然,你和我见官去!”  谎老三显得若无其事的说:“要她活,就让她活是了。见什么官去啊。”说着,拿了根杀猪用的挺棍,往床沿上敲了敲说:“活吧,活吧!省得你父亲瞎吵。”说完,他妻子呻吟了一声,用手摸摸肚子,一手鲜血。于是立刻从床上爬起来,将血污的被子、衣服下水去洗;又为父亲料理茶饭。  老万亲眼经历了这一幕,便深信女婿谎老三确有一手杀死了人再搞活的本事。心想,难怪,他俩经常没米下锅,还都没有饿死。“原来我女婿还有这样不寻常的本事呢!”  其实,谎老三能做杀猪匠。这天,他用猪尿泡装了一尿泡猪血,让妻子放在肚子前。老万来的时候,妻子睡在床上假装肚子疼。谎老三当着老万的面,用放血条子捅的是猪尿泡,猪尿泡被捅破了,猪血自然溅了出来。捅了以后,其妻就假装被杀死了。老万哪里知道其中有这等“机关”!    三、贪便宜的岳父    谎老三的岳父老万家有良田数顷,儿孙满堂;还请了两个长工。累计有十八口人生活。每到冬天,田里农活闲空,要到次年的清明边才可以从事生产。这个期间,十八口之家不从事生产,却照常消费。老万总是认为“这是划不来的开支”。因此,他常常琢磨着:要是能把这种开支省下来才好。  这年冬天,老万来到谎老三家,对谎老三说:“我今天来,是要和你商量一件事。你那把人杀死了又搞活的本事靠得住吗?”谎老三知道,岳父已经上了套,却欲擒故纵地说:“岳父大人,您问这个干什么?靠得住,靠不住,都是我自己的事,我又不要哪个相信。”  老万说:“你那本事,要是靠得住,我就要请你了。你知道,我家十八口人,一到冬天,什么事都没有的做,还是餐餐要照样吃饭。要是杀死了能再活,就像我亲眼见到你杀死了我的女儿,又搞活了那样——你要是有把握做得不走手(失误)的话,我就请你去代我办一下。到了明年清明前再把他们搞活。这样一来,一个冬天,三、四个月,就能节省许多口粮了。我能有这些积余,也能多接济你一点。你看好不好呢?”  谎老三说:“这倒是容易的事。只是,这许多人杀了,必须要放在一个安静的地方,任何人都不能进去;更不能动弹他们。要是动了他们一下,我就搞不活了。”  老万说:“这事好办,放一个安静的地方,只要我不进去,就不会有别人进去。更不会有谁去动他们的了。”  谎老三说:“您老人家先要考虑好了。只要能把他们保存的安安稳稳,我做这事是没有走手的。您老人家能尽量放心。”  老万说:“我已经想了多少天了,早就考虑好了。今天下午你就去给我办吧。”  谎老三郑重其事地说:“你老人家也别要太急。您先回家整理好房子,我等两天再去。你准备好了,我就为你去办。”  老万生怕谎老三推辞,忙说:“我知道你的脾气,做事老是拖拖沓沓,拖到后了就不干了。你讲等两天再去,就是贪懒!这可不行。我早就想好了,你今天下午就给我去,省得我以后又往你这里跑!”  谎老三给岳父“逼”着来到老万家里,一个下午,将老万家里十八口人杀了十七口;就留了老万一个人。那时候家规极严,一家之主老万的主张;并说还能够再搞活过来,被杀的人居然没有一个抗拒。当时,把杀过的人全部搬到了下屋(正房以外的小屋)里整整齐齐码了一间房。将门上锁了一把大锁。又把遍地的血污洗刷干净。直累得谎老三满头大汗。老万感谢女婿为自己做了一件大好事,还特意操办了几个好菜,款待谎老三。    四、把谎老三扔进长江去    老万自从请谎老三杀了家中十七口人后,一个冬天,对谎老三格外看重了。谎老三家缺米缺钱,只要一张口,都是有求必应;老万不敢得罪谎老三,生怕今后不给他将死人搞活。老万自己也半步不离家门,生怕有闲人来家中动了他的死人;他虽然每天都到下屋门口看看,但都不敢开锁进门,生怕惊动了死人,使谎老三搞不活他们。  谎老三自从杀了岳父家十七口人后,自知惹下了弥天大祸。为了能够开脱罪责,过年来给岳父拜年的时候,他趁着老万给自己忙吃食的机会,偷得了鈅匙,溜进了老万的下屋,将那些死人都翻了个身,横七竖八地摆了一地。好在冬天寒冷,这些死尸都还没有腐化。  二月初二的那天,老万心想今天是“龙抬头”的好日子,应该将死人搞活,也让他们抬头见天日了。于是,他来到谎老三家中。  老万说:“已经到了春天,农活就要开始了,你去将那杀过的人都搞活吧。”  谎老三二话没说,满口答应着说:“是的,趁今天日子好,应该将他们搞活,好准备做田了。”  于是立即和老万来到岳父家中,开锁进了下屋。打开屋门,见这些死人横七竖八地躺在里面;而且,一股腐臭的气味扑鼻而来,令人窒息。  谎老三说:“哎呀!岳父大人,您怎么将他们搞得乱七八糟?我早就说过了,这些杀过的人是不能动弹的。像这样,我是没办法再搞活他们了!”  老万见了,实在目不忍睹;听了谎老三的话,伤心透了,便嚎啕大哭起来:“你这个谎老三呀,你害死了我一家人,你好狠心呀!你这是要了我的老命啦!”哭着诉着,抓住谎老三拼命的又撕又咬。  谎老三推开老万,跪在地上说:“岳父大人,你这怎么能怪我呢?我早就说过,不能动弹了他们,不能动弹他们啊!你却把他们弄成了这个样子,这叫我有什么办法呢?”  老万痛哭了一会,又想了一回,对谎老三说:“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害了我一家老小,我要是把你送官,还不知道官府会怎么处置你;我要是没有钱送给官府,就会便宜了你。不如老子亲自把你扔进长江里喂鱼去,省得老子今后看见了你就气愤、伤心!”说着找来一只大口袋,把谎老三活活地装进了口袋里。扛上肩膀,往长江里送去。  早春的天气,已经有些暖意。老万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扛着一百多斤重的谎老三,走了三里来路,已是累得气喘吁吁。见路旁有个茶馆,就将装谎老三的口袋挂在路旁的树桠子上,进茶馆喝茶休息去了。谎老三在口袋里隔着口袋布,向大路上望着。心想,实指望能图谋到岳父的财产,岂知,反而弄巧成拙;自己马上就要被扔进长江喂鱼去了。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谎老三在口袋里正胡思乱想,心里难过。忽然见大路上慢悠悠地走来两个人;一个弓着背,一个光着头。求生的欲望,令他心生一计。当这两个人走近时,谎老三在口袋里高叫道:“医驼子、瞧瘌痢啊!”  这两人四处张望,并不见人。谎老三在口袋里又叫道:“医驼子,瞧瘌痢啊!”弓背的人问道:“你在哪里?”谎老三说:“我在树桠巴上的口袋里呢。”光头的人说:“你是给人看病的先生,怎么会在口袋里呢?”谎老三说:“这就是我的特别之处。你们快放下我来说话。”这两个人一起动手,将谎老三从树桠巴上的口袋中放了出来。  谎老三说:“你们哪个先医?”弓背的人说:“我先医。”谎老三叫弓背人钻进口袋里,叫光头的人和他一起将口袋挂到了树桠上。谎老三说:“我的医道特别得很,你在里面别要作声,马上就会有人来背你。到了地点,我再给你医治。”说着,招呼光头的人说:“我们到前面等候去。”  老万在茶馆里休息够了,来到树桠上取下口袋,气冲冲地扛着就走。来到江埂上,将肩上的口袋用力一扔。口袋里的人,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扔进了波涛滚滚的长江里。望着那随波而下的口袋,老万说:“你这个害死人的谎老三,这就是你的下场!”老万做梦也没想到,这被扔进长江的竟是“桃代李僵”的驼背人呢! 共 817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阴茎结核伤害大 及时预防很重要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昆明市癫痫专业医院地址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可克达拉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沧州有哪些一甲医院 株洲有哪些二甲医院 大同有哪些二丙医院 子宫腺肌症饮食禁忌 雷诺氏病治疗医院 朔州有哪些二乙医院 濮阳癫痫病医院 深圳癫痫病医院 天津癫痫病医院 柳州有哪些二乙医院 柳州有哪些一甲医院 百色有哪些二级医院 昭通有哪些三甲医院 安庆牛皮癣医院 大理有哪些三级医院 晋中牛皮癣医院 德宏有哪些一乙医院 大连男科医院 济南男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一丙医院 湛江男科医院 昆明妇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二乙医院 白沙有哪些一丙医院 昌江有哪些一乙医院 海东有哪些三甲医院 潮州性病医院 黄南有哪些三丙医院 鄂尔多斯性病医院 香港有哪些三甲医院 澳门有哪些二级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一乙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二乙医院 平凉性病医院 安徽有哪些医院 台州性病医院 通辽性病医院 襄樊性病医院 神农架有哪些医院 邵阳有哪些医院 郑州整形美容医院 陇南整形美容医院 日喀则有哪些医院 秦皇岛整形美容医院 雅安整形美容医院 锦州其他医院哪家好 晋城男科医院 三亚男科医院 淮南其他医院哪家好 贵阳妇科医院 太原专科医院哪家好 运城中医医院哪家好 运城急救中心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妇科医院 平凉妇科医院 铜川其他医院哪家好 乌兰察布妇科医院 按P查找医院 新疆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儿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中医五官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江门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江门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阳江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青岛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青岛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青岛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金华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黄冈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黄冈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咸宁有哪些外科医院 自贡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岳阳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合肥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合肥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合肥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阜阳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阜阳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阜阳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骨科医院 漳州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