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十项全能 第五十四章 雷鸣

时间:2020-01-16 23:12:5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十项全能 第五十四章 雷鸣

风声和雷声一起出现,并且炸裂。

方十项看到了江渝季的含怒一拳,江渝季的手看上去并不大,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力道。

方十项是这么觉得的。

“轰隆”

那是巨石碎裂的声音,声音碎裂地很明显。

那是江渝季的一拳,方十项在哪一瞬间被打飞了出去。

他的身体嵌在假山里面,方十项面色不太好看,因为很疼。

“江渝季。”方十项轻声念着这个名字,他生气了。

方十项留手了。

在江渝季那朴实的一拳照着方十项的胸口打来的时候,方十项没有使用战技顺拳,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

尽管昨天晚上和蝾螈战斗过后还带着伤,但是方十项已经基本感受不到了,现在能感受到的,就是这一拳的沉重。

方十项真的没有想到,这一拳居然可以这么稳,这么沉。

“方十项,我不知道你们暗流到底有什么目的,想要干什么,但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们。”江渝季收回了拳头,他冷冷地看着方十项。

“你们找错了对象。”

雷影忽闪。

方十项的眼睛眨了眨,远处的闪光有些可怕,方十项觉得自己看得并不真切,他从假山上跳了下来,然后他的眼睛睁大了。

他隐约看见了江渝季的身上回环着无数道蓝色的闪电,这闪电就像是枷锁,带着澎湃的力量绕在江渝季的身上。

就像是……雷电一般。

“战技……吗?”方十项沉吟了一声,此刻他并不想要和江渝季打这一场,只是江渝季此刻的模样像是已经蓄势待发。

“解释的话,我会等打完再说。”方十项终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他的表情严肃,他的眼神更加严肃。

“轰隆”

带着闪耀的能量,江渝季慢慢地走了上来,方十项看着那一道道电圈,他是次看到这样的战技。

都说战技的源头都是有迹可循的,不会凭空出现,方十项想着这样的事情,他看着江渝季慢慢地接近他,他的速度并不慢,相反有些快。

战斗,开始。

方十项次感受到了江渝季的恐怖速度,这种速度未免有些快了些,关键的事情是,方十项已经使用了战技疾步,可是,江渝季的速度和他来比,竟然相差无几。

方十项看得出来,江渝季没有使用这种战技,这样才觉得有些可怕。

下一秒钟,充斥着蓝色闪电的拳头就朝着方十项打了过来,方十项退无可退,然后同样一拳打了过去。

再下一秒钟,方十项感觉到了疼痛,这种疼痛又和刚才的完全不一样,这种疼痛透过了闪电给了方十项一种焦麻的感觉。

“这真的是……电。”

方十项看着自己的右手,那有些焦黑的手,他咬着嘴唇。

觉醒者恢复力强,这是通识,但是遭受这样的攻击,却有些超过方十项的恢复力了,他很疼。

但是他仅仅是甩了甩手,再次摆出了一个姿势。

江渝季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他的模样看上去有些阴冷,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然后。

他打出了一拳。

目标不是方十项,也不是任何人。

是大地。

他的这一圈,重重地轰击在了地面上,小路破碎,树木开始摇晃,爆炸带来的烟尘被吹飞。

留在地上的,只有无数的电圈。

方十项有些吃惊,他看着地上的电圈闪烁着蓝光,不断地扩散开来,他的表情也有些沉重。

方十项的战技被白伊宁认为是在垂死的时候才会触发的被动战技新生,这是有记载的,因为以前曾经出现过。

所以,正常的觉醒者都比方十项要多出了一个战技,这是不可避免地事情,只是眼前的江渝季,他的战技,过于可怕了些。

透过电圈的扩散,很容易击中了方十项。

“呃……啊。”

电击在方十项的身上,他在一瞬间有些失去意识。

然后,他跳了开了来,速度很快,这一跳,远远地跳到了远处的石头上。

方十项此刻的模样有些狼狈,他的衣服是破的,他弓着腰,很明显地让人感觉到她很不好受。

“这是……什么战技。”方十项喃喃自语,他看着远处依旧闪烁着蓝色光芒的男人。

江渝季挥了挥手,蓝色的闪电闪烁地更加密集起来了。

“方十项,你不是我的对手。”他说道。

……

“江渝季现在看来是真的有些厉害了。”魏心征翘着二郎腿,他的把兜帽翻了下来,因为湿湿的戴起来很不舒服:“不使用通用战技,也能和会通用战技的人打成这样,真是可怕啊。”

何集听到了这句话,露出了一丝的神往。

“不过就算不会通用战技,看看江渝季现在的模样,不出所料应该还是压倒性的胜利,还好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魏心征的表情有些有限,天空下着大雨,所以有些阴沉,和魏心征的表情有些不是很搭配。

何集终于有些按耐不住:“事情完成之后,不要忘记了,那两样都是我都是要的。”他说得郑重其事的模样,让魏心征有些好笑。

魏心征笑了笑,这是他招牌的笑容了,他点了点头。

“别说话了,现在的我们,可是两个的观众呢。”

他看向前方,那蓝色闪电闪过的地方。

何集放心了下来,他有些敬畏地看着远处,但是这种敬畏转瞬即逝。

……

……

“你们先走开。”白伊宁终带着惬意的表情说了这么一句话,顺便生了一个懒腰。

杨和孙页舟有些怔住了,孙页舟想了想,后退了几步,他深深地看了白伊宁那娇俏地小脸一眼。

杨没有后退,他露出了一个不满地表情。

“走开。”

白伊宁又说了一遍,她的表情还是轻松写意。

如果是别人看到这个表情,也许会恼羞成怒,但是站在栏杆上对着三人的披风男人,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他眯着眼睛,一直在笑。

杨终停止了往前走。

因为白伊宁看着杨,杨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气势,周围的三个人,包括他,都感受到了。

男人终于停止了笑容,他清了清嗓,发出了雌雄莫辩的声音。

“你就叫我巡食吧。”

“终于找到你了。”

...

北京市仁和医院怎么样
长征医院南京分院预约挂号
癫痫病治疗陕西哪家医院好
甘肃治疗宫颈炎费用
盐城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