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童年往事之二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8:10:2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教室外面小操场上的那个小喇叭刚刚唱起了那首响亮的《在希望的田野上》,小穗就急忙把课本和作业本收进书包,塞进抽屉里,拿起抽屉里的饭碗冲出了教室,向食堂跑去,连同学们喊她的声音都没有听到。同学们望着她的背影都笑了起来,在回家的路上还在议论着她着急的样子,却不知道她是想早点见到同宿舍的桂花,赶快告诉她一个自己刚刚发现的秘密。  当她冲进食堂——一个用木板和麦草搭起来的大棚子里时,却没有看到桂花,也没有看到一个老师,只有做饭的王大妈站在两大盆饭菜后面,笑吟吟地望着她说:“闺女,饿坏了吧,今天的菜剩得可多了,我给你多打点肉。”  小穗一边疑惑地四下望着,一边走到大妈跟前问道:“桂花也没来吗?”大妈拿过碗,一边舀着饭菜一边絮叨着:“来了,回宿舍吃去了。今天真是奇怪了,早早地说要我改善一下伙食,可做好了,一个老师也没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小穗莫名其妙地摇摇头说:“没有啊,我也不知道。”接过装得满满的碗,说了声:“谢谢大妈!”就急忙走出食堂,向宿舍跑去。留下王大妈一个人还在那里絮叨着:“还剩这么多菜,也放不到明天,可不能糟蹋了。唉——只好便宜死老头子了。”  后面的话,小穗已听不见了,她三步并作两步跑进了宿舍,看到桂花正坐在桌子前埋头大口地吃着,听到她的脚步声也不肯抬头看上一眼。小穗性急地推了她一把:“慢点吃,小心噎着!”桂花这才抬起头来,开心得脸都红了,从塞得满满的腮帮子里挤出两个字:“好吃。”就又埋头吃了起来。  小穗也笑了,她知道桂花家里姐妹多,经常吃不饱,平时很少吃食堂的菜,总是就着家里带来的咸菜吃,今天有这么多肉吃,当然开心了。看她那副吃相,自己也觉得饿了,可她还是忍不住要先说话:“哎,我今天发现了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桂花的一口饭终于下了肚,抬起头来望着她。“我看见大秋和兰花在传纸条,嘻嘻嘻……真不害臊!”小穗终于小声地说出了秘密,脸却已经羞红了。  桂花的脸也红了,低头吃了几口饭,才又抬起头来说:“真的,他们不怕同学看见啊?”  “哼,那个兰花才脸皮厚呢,整天穿得妖里妖气的,还说县城里就流行这个,真不要脸!”  桂花笑了笑,低下头吃了一会,才小声说道:“我今天也看到江老师在教室外面跟林老师打招呼呢,说不定他们两个是在谈恋爱呢。”“真的?”小穗兴奋地问道,他们是大人了,当然可以谈恋爱啦,可是大秋和兰花那么小就搞这个,羞死人了!她又扒了两口饭,就忍不住喊道:“啊,怪不得今天江老师和林老师都没有去食堂吃饭,说不定啊都去县城里吃好的了,说不定还要去看电影呢。嘻嘻!”  “是啊,那今天晚上就剩我们两个了。”她们是和林老师住在一起的。  “怕什么?有我在呢。”胆大的小穗安慰桂花,再说了,那边还有朱老师呢。有他在这,什么都不用怕。  “可是……可是我也没看到朱老师去吃饭啊?”桂花边吃边说。“嗨!他肯定打了两大碗饭回宿舍吃去了——小穗低下头诡秘地笑着小声说:“朱老师可能吃了,有一次我看见他一顿吃了六个大馒头呢!嘻嘻!”  桂花也呵呵呵地笑了起来,不再害怕了。两个人说说笑笑地吃完了饭,开始写作业。  等她们把作业写完,天已经完全黑了。小穗拿了一本林老师的小说,似懂非懂地看着,桂花则去院子里洗衣服,她想今天把学校的事都做完,明天就可以去县城姑姑的店里帮忙,挣点学费和零花钱。因为家里还有弟弟妹妹,父母并不想让她来上学,是她自己提出不要家里出学费他们才勉强答应的。  桂花出了门,向井台走去。夏天的夜,一点都不安静,到处都是断续的鸟叫和虫声,田野里吹着凉爽的风,一直吹到了山坡上的学校里,让她闻到了熟悉的麦穗的香味。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抬头望望天空上明亮的上弦月,心里面有一种淡淡的幸福,属于少女的幸福。月色下的校园,虽然没什么灯,也还很亮。还可以听见山坡下面农家里的鸡狗牛羊此起彼伏的声音。她打上一桶水来,开始洗衣服,一边向朱老师的宿舍那边望去,毕竟还是有些害怕,如果看到灯光,就会安心一点。可是朱老师的宿舍里没有灯光,难道他也去县城了?她不敢多想,赶紧洗着衣服,一边想着刚才和小穗的谈话,还有小穗在就不是自己一个人了,想着想着她还偷偷地笑了,不那么害怕了。  可是直到她洗完衣服,抬头看去,朱老师的宿舍还是黑黑的,这时候月亮也快被云彩遮住了,整个山峰都笼罩在黑暗之中。她突然害怕起来,赶紧端着盆子往回跑去,跑着跑着似乎又听到了山顶上响起了猫头鹰和狼的叫声,这下她跑得更快了,一口气冲进了宿舍,把正在看书的小穗吓了一大跳。  小穗正看得入神,被桂花吓得心都差点跳了出来,书也掉在了桌上。她捂着胸口回头一看,桂花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后,盆子也掉在了地上,才松了一口气,大声埋怨道:“桂花,你见到鬼了,干嘛这么吓人,快把我吓死了!”  桂花的小脸都吓白了,一边喘气一边说:“朱老师也不在,学校里一个人也没有!”  “怎么没有人?我不是人吗?你不是人吗?瞧你那点胆子,真是的,吓死我了!”小穗上前把盆子端起来递给她,还在不依不饶地数落着。  “唉呀——”桂花好不容易地松了一口气,定下心神说:“你不怕我怕,到处黑乎乎的,还听见什么鬼东西在叫,我再也不敢出去了。”“什么东西叫?还不是鸡呀猫呀狗呀的,难道你在家里没听过?亏你还是山里出来的,这么胆小。”小穗一边说一边又坐在桌前拿起书来。“不是的,真的不知是什么东西叫?我从来没听过,骗你是小狗。”桂花极力辩解着。  “哎呀!你可别吓我了。”小穗把拿起的书又扔在桌上,我正在看一个鬼故事,正有点害怕呢,你又来吓我。  “鬼故事啊!我可不敢看。”桂花吐了吐舌头,拿起盆里的衣服晾在绳子上,以前我奶奶老是给我们讲鬼故事,听得好吓人啊,好几个晚上都不敢出去。  “是很吓人的,不过也很好看啊。”小穗眼睛里闪着兴奋地光芒说道,“是讲一个秀才在一座庙里遇到了一个女鬼勾引他,他们两个就好了,可是女鬼的师傅不让他们俩个好,就打起来了,我正看得起劲呢,被你吓了一跳,真扫兴!”  “那我也不是故意的!你说这么大的学校就剩下我们俩个,谁不害怕啊?”桂花边晾衣服边说,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哎,听说我们学校后面的山上就是坟地啊,还有那个破庙,说不定里面也有个女鬼呢。”  “唉呀!——”小穗又把书扔到桌上,瞪着大眼睛埋怨着,人家刚刚好一些了,你又来吓我,我不敢再看了。”  桂花晾完衣服,拉着衣角诧异地望着她说:“怎么了?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不是胆子大,不害怕吗?”  “再胆大的人也经不起你这样吓啊!”她边说边望望窗外的后山,万一后面真的是坟地,那可怎么办啊?  桂花也被她说得又害怕起来,急忙走到门后把门插好,又走过来把煤油灯拧亮,安慰她说:“我们一直把灯亮着,就不用害怕了吧。”村里的电是直流的,一到夜里就暗得很,必须要点上煤油灯才能写东西。  “灯亮着也不管用的,书上说了,那些鬼吹一口气,灯就灭了,如果关着门不让他们进来,他们一生气,就会变成吊死鬼的样子使劲地叫,不被他们吃掉,也被他们吓死了。”小穗急切地叫着,忙起身把窗帘拉上,把窗户遮得严严实实的,似乎那些鬼就在窗户外面。这一下,桂花更害怕了,拉住小穗的手小声地说:“那可怎么办啊?那可怎么办啊?”小穗看着她无助的表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拉着她一起坐在了床角,壮着胆子安慰道:“别怕,别怕,有我在呢,我们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正在这时,外面又传来了猫头鹰和狼一样的叫声,两个小姑娘更害怕了,紧紧地依偎在一起,眼巴巴地望着桌上的灯光,似乎只有灯光能够帮助她们赶走那些可怕的东西。  夜静极了,四周没有一点声音,两个小姑娘蜷缩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过了好一会,小穗觉得没那么害怕了,刚想说句话。突然窗外传来一声猫叫,两个人同时吓得坐直了身子,紧接着又是几声猫叫,她们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放松下来。小穗往窗外望去,这才发现刚才只是拉上了窗帘,外面的窗户还没关呢,赶忙起身把窗户关上,扣好。一边壮胆似的骂道:“该死的野猫,叫你个头啊!吓死我了。”  桂花却急得眼泪都出来了:“我要回家,我不在这里睡了!”小穗嗔怪地瞪了她一眼说:“你吓傻啦,现在回家,还没到家就被鬼捉去了。别怕,再过一会林老师就回来了。”  桂花还在抹眼泪:“谁傻啦,万一她不回来可怎么办啊?嗯嗯嗯……”  小穗四下看了看,无奈地说:“怎么办?我也不知道——”  桂花生气地埋怨道:“这些老师太狠心了,怎么能丢下我们全部跑掉了呢!这么大的学校就我们两个人,谁不害怕啊?”  她这一说,小穗忽然想了起来:“哎——对了!还有王大妈呢,王大妈住得离这不远,我们去王大妈家吧。”  听了这句话,桂花抬起了头:“是啊……可是王大妈住在山下,我们怎么去啊?”小穗跑到林老师的床头,从枕头边上拿出了一个手电筒,一开电门,射出一道光来,对着桂花晃了晃说:“有了它,就不用怕了。”  桂花半信半疑地望着手电筒说:“能行吗?”  小穗摊摊手说:“我可再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了,你要不敢去,就在这里等我去把王大妈叫来一起睡,怎么样?”  桂花一听,骨碌一下就跳下了床:“叫我一个人在这里,打死我也不干。我和你一道去吧。”小穗得意地笑了:“嘿嘿,中计了吧。出发!”她晃着手电筒向门外走去,桂花紧紧地跟在她的后面,拉着她的衣襟说:“别着急,先看看再出去。”  小穗慢慢地把门打开,用手电筒四周照了照,才探出一个小脑袋来,四下看看说:“没事,什么都没有!走吧。”勇敢地跨出门来,桂花紧贴着她走出来,张着惊恐的大眼睛望着外面的暗夜,似乎随时都会有什么东西窜出来。小穗把手电筒递给她,转身把门锁好。然后拿过手电筒,拉着桂花的手,两个人借着手电筒的光慢慢摸索着向大门走去。  大门没有锁,敞开着,门外是一条土路,蜿蜒通向下面的村庄,王大妈就住在山脚下的一幢小屋里。站在门口向下望去,可以看到还有一些农舍里亮着隐约的灯光,还可以听见几声含混的狗叫,和她们家里的夜晚一模一样。她们深吸了一口夏夜凉爽清香的空气,感觉象回到了家一样,不再感到害怕了。  小穗笑着对桂花说:“我听打猎的哥哥说,只要唱歌就不会害怕了,我们唱着歌走下去,就不会害怕了。”桂花点点头:“嗯!”  “那我们就唱《妈妈的吻》吧?”  “好。”  “一、二……在那遥远的小村庄,小呀小村庄,我那亲爱的妈妈,已白发鬓鬓……”清脆的歌声划破夜空,驱散了乌云,引来了弯月,照着她们沿着山路轻快地走向王大妈的小屋。  王大妈正在迷迷糊糊地做梦,好像是一个男孩正在拼命地敲她的门,她嘴里说着:“来啦来啦。”却怎么也坐不起来。门外敲得更响了,一急之下她就惊醒了。一睁开眼睛,就听见“邦邦邦”的敲门声,原来是真的,不是做梦。她看看身旁鼾声如雷的丈夫,急忙起身走到门前,悄声问道:“谁啊?这么晚了。”  门外传来小穗的声音:“王大妈,是我,小穗。”  “是小穗啊!”王大妈这才清醒过来,怪不得刚才做梦有小孩敲门呢。她赶忙打开门说:“是你们两个鬼丫头啊,可吓死我了,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出来干什么?”  “大妈,学校里就剩我们两个人了,我们好害怕啊,能让我们在这里住一夜吗?”小穗三句并作两句地说。  “就你们两个人了?那些老师呢?”大妈奇怪地问。  “不知道,他们出去了都没回来,我们不敢睡觉。”旁边的桂花怯生生地补充说:“林老师去县城了,也没回来。”  “都出去了?”  “嗯!”两个小姑娘点点头。  “是吗?”大妈的脸上泛起了笑容,似乎回想起了自己的年轻时光。她又看看两个小姑娘,回头看看自己简陋的小屋:“可我这里也住不下啊,这老头子吃多了酒,臭死人了。还是我去学校陪你们两个吧。”  小穗高兴地笑了:“好啊好啊。”桂花则担心地说:“那大叔一个人能行吗?”  “行!”大妈笑着说,他那个臭样子啊,连鬼都不敢找他。小姑娘们都被她逗笑了。她穿好了衣服,把门一关,对姑娘们说:“走吧。”三个人又踏上了去学校的路。  月光还很亮,山野的风开始带着微凉,四下里一片寂静,只有他们的脚步声和小穗轻轻的歌声,她有了大妈陪伴,一点也不害怕了,连蹦带跳地走着。大妈和桂花跟在后面,还在念叨着:“丫头,吓坏了吧。这些老师啊,太年轻了,做好的饭都不吃,玩到现在还不回来,看把这俩闺女吓的。”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就到了。 共 30379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结石
昆明治疗癫痫医院
云南专业癫痫病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设计动态 小程序做淘宝客优惠券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