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武炼阴阳 第五百九十三章:追求的权利

时间:2019-12-05 09:01:2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武炼阴阳 第五百九十三章:追求的权利

“放弃吧……”

厅堂之中,段倾城看着眼前那无比熟悉的身影,目光微微凝起,便是开口道,语气之中,有着难以反抗的坚决,令得整个厅堂刹那间便是变得宁静了起来……

那端坐在一旁的蔡老听到这句话,苍老的庞孔不由微微动容,正欲开口说话的时候,又不知是为了什么停止了下来,一双浑浊的目光,随着眸子的转动转移到眼前那娇小的身影之上,盯了半响,终究放弃了开口,留下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厅堂之上,那身着白衣的女子听到段倾城的话,娇嫩的身躯也不由微微一颤,似是察觉到了段倾城想要说什么,不过那倔强的脸庞之上,却是依然如同先前那般执着,旋即便是轻笑一声,那清脆悦耳之声,登时便是响彻厅堂:“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听到殇儿的话,段倾城便是豁然起身

,冷声道:“你应该知道我指的是什么,非要让爹把话挑得这么明白吗?爹所说的放弃,是要你放弃喜欢萧天宸!”

“为什么我不能喜欢天宸哥哥?”殇儿轻哼道:“你不是一直都挺看好天宸哥哥的吗?!而且,在这之前,你不也没有反对过我们吗?”

随着殇儿的话音落下,段倾城也不由轻声叹息了一下,若是萧天宸没有这个所谓的青梅竹马的话,他自然是会竭力促成这两人的,不过现在在他看来,他所看到的一切,可并非如同殇儿所说的一样,是两情相悦……

“你和他是不可能的,他的心里,早就已经有了人了,你又何必要一意孤行呢?”

“你能忍受在他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吗?你能忍受得他心中装了另外一个女人?而且在他的心里的比重远远超越了你,哪怕是你,在他的心里多也只能占据第二位,甚至更加靠后吗?”

说到这里,段倾城也忍不住发怒起来,手掌重重一拍,一股雄浑的真元豁然爆发而出,生生便是将其椅旁的那桌子拍碎了去,可怖的气息,随着弥漫开来,化作肉眼可见的裂缝,自段倾城的脚下迅速扩展而出。

听到段倾城的话,殇儿的目光也不由变得失落了许多,原本那倔强的神态瞬间变得变得颓然起来,段倾城所说的这些,她又何尝不懂,自小生活在这个地方,耳渲目染之下,她也并非不是什么明眼之人,虽然只有十五岁,但是比起同龄人,她反而多了几分伶俐和成熟,只是平日里头不曾表现出来罢了。

这一日跟着萧天宸,也已经从后者的口中听到“宁儿”这个名字好几次了,每次提到这个人,她看着萧天宸脸上那洋溢的笑容,都不由心生失落,扪心自问,她认识后者到现在也有两个月的时间了,哪怕是自己,都不曾令后者展现出如此的笑容。

那个时候,她的心里一样有着纠结不明究底的不断涌出……

看到殇儿这般神态,段倾城也是有些不忍,他知道殇儿很坚强,这多年来,从未曾在外人面前展露过其真实的一面。

虽然平日里他经常娇纵殇儿,任着她的性子去胡闹,但是后者也未曾给他这个当爹的捅过篓子,哪怕是心情不好哭了,也不敢在他这个当爹的面前展露出她的那一面……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不希望殇儿到头来,终究还是爱恨一场空。

一念至此,段倾城的目光也不由变得柔和了许多,便是轻声开口道:“听爹爹的话……放弃吧,天宸这个孩子虽然很,但是……”

“我可以……”见到段倾城打算继续劝阻,殇儿立刻便是打断了后者的话,抬起头来,目光直视着段倾城道:“我可以,哪怕是排第三位、第四位……甚至是一位,我都愿意,只要能够在他的心里占据那么一点地位,我便已经心满意足了。”

“爹……或许就像你说的,在天宸哥哥的心中,可能我只是一个妹妹而已,我们之间,有可能一辈子都是这种关系,没办法更进一步,也不可能发展到那个地步,可是爹,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你又怎么可以剥夺您女儿的权利呢?!”

“混账!我这是在为你好!”段倾城闻言,登时大怒起来,冷声喝道。

殇儿闻言,那精英的双眸便是忍不住有着水雾升起,道:“为我好?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娘死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却没有想过娶另外一个女人来呢?这样的话,不是能够更好的照顾我吗?!”

啪!

清脆的响声,立刻便是传响开来,随着这声音的响起,整个厅堂,刹那间便是变得无比的寂静起来。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这些年来,我不都是为了你吗?”段倾城暴声喝道,不过一巴掌落下之后,他又后悔了起来,看着殇儿那显得有些通红的脸颊,那右手忍不住开始颤动,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有打过殇儿一次……

看到这一幕,蔡老的心也忍不住一紧,直接便是冲上前去,挡在殇儿的面前,对着段倾城喝道:“说归说,打什么孩子啊!”说着,他便是伸出手来,打算看看殇儿脸上那通红的掌印,却是未想,被殇儿给躲开了去。

虽然他修为不如段倾城,但是论辈数,却是段倾城的长辈,自然是不惧后者。

蔡老见状,心中也不由苦笑一声,无奈的收回了手掌,眼睁睁看着殇儿的双目渐渐变得通红,眼中的水汽化作泪珠,顺着那绝美的脸颊流淌而下,心仿佛要被撕裂开一般疼痛。

段倾城见状,心头也不由微颤起来,不过都已经打出去了,哪还有可能收的回来,当下便是摇摇头,道:“我和你娘的感情……你不懂,你娘虽然死了,可是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她的心一直都寄托在我这里,从来没有一刻停止过跳动……”

听到段倾城的话,殇儿也不由惨笑了一声,凄美的脸上,挂着一抹别样的神色。

“爹……你还记得八年前,林媒婆上门的事情吗。”

随着殇儿的话音落下,段倾城的虎躯也不由猛然一颤起来,双目惊奇的看着殇儿……

“感情贵在专制……始终如一……”

说罢,殇儿便是站起身来,拖着那失魂落魄的身影,离开了厅堂。

至于段倾城,则是无力的坐回了他的椅子之上,右手捂着额头,俊朗的庞孔上,无奈一笑:“女儿养大了,终究还是留不住啊……”

追求的权利……

遥想当年,他不也是如此吗……

心律失常常用的药物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治
儿童止咳安全用药
小孩子老是咳嗽怎么办啊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