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菊韵打赌吃屎罪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1:23:0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X县,两年过去,到六零年……  那天竟蓝的要命,三年来没有下雨,还是一丝云彩没有。风也没有,虽是清早大红的太阳挂在天上热辣辣得光芒万丈。  粮食也像前两年般奇缺,张三看着空荡荡的米缸早不能叹息。到处都找不上吃的,买不上吃的,就连乡下也找不到吃的,但人要吃饭呀!不仅是他要吃,老婆要吃,孩子也都要吃呀!于是张三嘘出口气来,更加饿,并瘫软虚脱眼冒金星。他坐在凳子上,傻傻地瞪着窗外接着喘气。他想起家里还有些白糖,就冲糖水喝了后才去上班。  大街上仿佛到处都是人,而且他们个个在吃东西,好吃的东西——豆浆油条大饼麻花,有着芝麻或油汪汪的。   张三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猛地从心底里生发出眩晕和黑的感觉,他便努力地昂首挺胸甚至谄媚地笑起来,可鬼知道他冲谁笑。大家继续自顾自地吃东西,那些好吃的东西——豆浆油条大饼麻花,有着芝麻或油旺旺的。  那张三还是继续挺着胸膛,继续的笑,看起完全是睡好觉出门的样子。就在这时候,他的同事李四看见他,还打了招呼。他也忙点头哈腰起来,尽管李四不是他的领导,也不过和他一样是个小职员罢了。两个人热情隆重地彼此招呼,握手拥抱。然后一路相携,走去上班了。  李四是个更瘦的人,比张三还瘦,所以尽管他看起来那么和蔼可亲、热情奔放,但还是飘飘荡荡鬼一般,衣服架子一般。可他就是那么有精神,一路上不停地说话,而且都是关于好吃的东西。什么豆浆油条大饼麻花,有芝麻或油汪汪的。  除此之外他还狂妄的提到包子,肉包子,纯肉的包子,不加一点红萝卜或葱。那狂妄的劲头仿佛他天天吃包子,肉包子,纯肉的包子。  说得张三更饿了,张三不好说什么,就沉重地叹了口气。而李四热情不减,照旧说着,他真是讲的绘声绘色。  街上的人又多了些,他们还是吃东西,好吃的东西——豆浆油条大饼麻花,有着芝麻或油旺旺的。张三的眼光不能逃避,因为人们做着吃,走着吃,仿佛与这场饥荒无关。不光是大家跟饥荒无关,甚至就连身边的李四都与饥荒无关,大家就是那么幸福吃东西或谈论好吃的东西。  豆浆油条大饼麻花,有着芝麻或油旺旺的。  那些糖水也不管用了,张三又开始晕起来,算起来他几乎两天没吃饭。不是没有钱,是没有粮票,也不是没有粮票,是街上没有卖得。张三越走越软,越走眼前越黑,于是长叹了一口气,再不吭声了。  但李四毫不在乎,照旧谈论着肉包子,照旧狂妄。  就在这时候街角旮旯一个乡下农妇非常诡秘地站在那里,手里提着个柳筐。那妇人一脸愁苦的样子,看到张三、李四更诡秘地向四下张望,然后说道:“两位同志买包子不?新鲜的,刚出炉的包子!”张三、李四戛然而止,顿时呆住。于是那农妇又张张四下,更诡秘地说:“新鲜的包子,刚出炉的包子,不要粮票的包子!!!”说着她掀开柳筐上的盖布,那包子的香味腾地横冲过来。  没错!两个人想道:是真正的肉包子,不过不完全是纯肉的,还加些葱和红萝卜……于是不约而同地说道:“我全买了!”张三与李四不由的尴尬起来,两个人便礼貌地相视而笑,然后继续不约而同地说:“我全买!”  他两又是礼貌的相对一笑,李四还宽宏地拍拍张三的肩膀,并且继续不约而同地说:“我全买了!”那农妇呲牙笑了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张三叫李四拍了一下,他揉揉有些疼的肩膀,两个人再一次不约而同地说道:“我全买了!”  这时候来了条狗,这狗拉泡屎,就走了……  李四有些火了,看着张三想道:同事一场,连买个包子都要抢,混蛋!!!  张三也有些火了,看着李四想道:几十年的老同事,连买个包子也要抢,真是没有风度!!!  又是李四扭过头去,一脸冷冰冰的颜色,他不再理会满脸谄媚笑容的张三了,就这样两个人又一次不约而同地说道:“我全买了!”这回李四觉得不能在忍让了,他几乎是怒视着张三,笑道:“老张,一笼包子嘛!又不是没吃过,谁买不一样?争啥,怪丢人的,几十年的老同事……”张三听到这体面的话,显然为之所动,甚至不谄媚的笑,他严肃起来怒目起来。  所以两个人还是不约而同地说:“我全买了……”  那农妇看着面前两个斯矮小文纤细的男人说不出啥来,想道:哦,一个是金丝边眼镜,一个是黑框眼镜。  这次李四无法忍耐了,他扭过头毫不退缩的看着张三说道:“你这吃屎的狗!”是可忍孰不可忍,张三本来浮上的笑容还出现就变作怒气,他叱咤道:“你这狗吃的屎!”李四气不打一处来,他扶扶金丝边眼镜,吼叫道:“吃屎的狗!”就是这样也不解气,李四还推了张三一把,但他没有用力气。完全没有用力气,真的只是轻轻地推了一把,因为他是守法的人不想失去工作,而且他和张三还是几十年的同事。  但张三气球一样飘出十几丈远,兀自停不下来还踉跄七八尺才稳稳地拿住桩。张三站稳后,勃然大怒道,他扶了扶黑框眼镜戟指怒骂道:“狗吃的屎,混蛋!”大力气的李四便和飘逸的张三雄鸡般的对峙起来。霎时间安静了下来,天地毫无声息,就连风也不刮了,虽然刚才也没刮风。  但是并不消停,那刚才拉屎的狗又回来,和卖包子的农妇便和它一起痴痴看着打算决斗的张三、李四。  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先动。稳稳的扎着桩子的张三、李四,除了眼珠子在眼眶里冉冉转动,就连洗得发白衣袂也下垂静止贴身合适。好在这是在夏天没有坠落的枯叶,他们手里也没有兵器,比如莫邪、龙渊啥的。  这宁静肃杀的气氛,就连看客也完全受不了。那刚拉过屎的狗,夹着尾巴呜呜咽咽吠叫着走了。而农妇,提着一柳筐肉包子的农妇嚅嗫地问道:“两位同志,你们要不要包子?”正如刚才说的那样,此时此刻场子里寂寂无声,所以农妇声音格外清晰,狮子吼一样。张三就笑了,扶扶黑框眼镜,道:“要不这样吧,老李,咱两一人一半。”李四,小气自私的李四,却撅起嘴来,道:“不行,包子是我先看到的!!!”   不过那神态正如将在几十年后播映的长篇连续剧《还珠格格》中的小燕子一般,憨玩可爱。所以张三真的笑笑,道:“老朋友这么认真,什么你先看到我先看到的,好好得,一人一半……”  但李四,还是撅着嘴,说:“但确实是我先看到的!!!”张三斯文的扶扶黑框眼镜,一时竟陷入两难的踌躇里。看到张三被自己问得哑口无言,李四得意洋洋起来,他自豪地补充道:“老张,你才一家四口。我就不同,我上有八十岁老娘,下有妻子儿女全家十几口呢!”张三更加目瞪口呆,更加无话可说,他气急败坏地吼叫道:“你妈七十八岁,前几天才请过客,一人就一把瓜子,吝啬鬼——自己老娘也克扣!”  李四愤怒地脸通红,脖子青筋暴起,哇哇地吼叫道:“吃屎的狗,你说啥!?”张三终于不再沉默,他快捷地回道:“狗吃的屎,你再说一句!”于是两个人稳住下盘,攥紧拳头,专注地看着对方。又沉默良久,那农妇越看越觉得有趣,但是一双腿却不由自主地活动起来准备走人的样子。这引起了张三和李四的同时警觉,便异口同声地道:“别走,肯定要买你的包子……”农妇有点灰溜溜得,她不满地又似乎是自语道:“那就掏钱买嘛!”  张三李四便再一次异口同声说道:“给我,我全买,这是钱!”那挎着篮子的农妇看着异口同声的两人,和两人同时伸来的手不知所措。她想道:城里人就是不一样,个个相貌堂堂,这手比解放前地主小老婆都细法。  于是缺乏教养,少调教的李四不由自主地搡了张三一把,可是这次张三早有防备,他稳稳扎住了桩架毫不动摇,但有涵养的张三再也忍不住,竟然率先骂了起来:“你这狗吃的屎,到底想咋样?”李四快捷地喝骂道:“吃屎的狗,你再骂试试看?”  张三怒喝起来,他指着刚才那狗拉的屎,对李四说:“你要是能把那泡狗屎吃下,我就服你,这筐子包子也归你,我还给你掏钱……”李四暴躁了,一时说不出话来拳头越攥越紧发出咯咯吱吱义正词严的响动,眼珠也在眼眶里从左到右,然后从右到左骨碌碌地打转。张三开心坏了忘了自己的谦谦君子之风,他接着追补道:“吃呀,吃了,老子真服了你!”李四被喝骂得无言以对,放开捏紧的拳头那眼珠子也不转动了,只喃喃自语道:“吃屎的狗…吃屎的狗…吃屎的狗…”  农妇竟笑了起来,噗嗤一声笑了。这让李四更折面子。因为农妇不仅有老又丑,而且又脏又穷,一口脏牙挂着青青绿绿的菜叶。李四气恼万分,甚至想哭,好在他是十几人的大家族的族长有足够的毅力与坚强。当然他很困扰,那农妇多么的猥琐龌龊,而她竟然笑话他——一个十几人家庭的大家长。  好在李四是读过私塾上过开明学校的斯文人,所以他原谅了农妇,照旧。况且目前不宜树敌,再说万一农妇生气了把包子卖给张三咋办?李四脑子转了七八十圈,孙子兵法的条目金光灿灿的出现在脑海里,比如: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又善……  张三看着四顾茫然地李四得意地说:“吃吧,吃屎吧,吃了包子全归你,而且我掏钱!”张三拉开架式脚下不丁不八,指着那摊狗屎继续说着,还抖出钱包给李四看,尽管很寒酸只有十块钱,而且没有粮票。  看着张三古董一样的钱包,李四冷笑起来,终于火山爆发般,他说:“你这吃屎的狗,我要是吃了咋办?”张三便用钱包拍打着自己的左手说:“你要是吃了,我就给你买包子,所有的包子归你!”李四呵呵地冷笑起来,扑向狗屎,真的吃起来。当然实际上李四只吃了一口罢了,但农妇与张三顿时惊呆了。  李四悲怆地吐了狗屎,瞪着张三道:“包子是谁的?”张三长叹了一口气,道:“老李,你这是何苦?”便不说话,掏钱去买包子。  农妇接过张三的钱,找了零,连筐子也不要准备走……  就在这时候,闪出一个二十岁多一点的蓝色工装的汉子,喝叫道:“站住,你们三个!!!”三个人更加惊呆,不知为啥杀出这么个程咬金。张三有些结巴的问:“啥事情呀,我们都没做啥呀?”那汉子霹雳般的呵斥道:“还没做啥?黑市交易,聚众赌博!跟我走一趟,我是派出所的。”说罢扬了扬工作证。  回到派出所取了口供,汉子将三个人拘留了,然后开始奋笔疾书。他要将张三李四还有那农妇的罪行口供整理成案卷。所以写了整整一下午,然后他反复咏读力求明白通畅,果然找出不少错别字和病句。  当做完这一切后,他便兴奋轻松地去找所长,尽管马上下班了。  所长皱着眉头看着长达十几页的报告,说:“小X不好呀,你这个标题就不对,什么叫聚众赌博、黑市交易。黑市交易是对的,但是只有两个人怎么算聚众呢?不好,不严谨!”那小X恍然大悟,说:“嗯,是的,我正想跟您讨论一下这案情呢!”  所长不耐烦地看看腕表,道:“讨论什么?这么简单的案情,去查查资料就好…”说着就生气了,愤然道:“我要去看个现场。这样吧,你加个班再修改一下吧!”小X赶紧点头道:“是的,所长说的是,我去查查相关的条款…”  小X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前,很认真地查阅相关条款,确实如所长所说张三、李四并不算聚众赌博,只能算普通的打赌。他不禁佩服所长的博闻强记,于是欣然的将一下午写就的案卷撕毁,重新开始命笔。  按理说张三、李四还有那个农妇不该关押在一起,但是不熟悉业务的小X还是把他们关押在一起了。三个人挤在狭窄潮湿的拘留室里,那男人李四竟然哭泣,于是农妇也跟着掉眼泪。只有张三好点,他孤独地看着窗外渐近黄昏的明朗天气。但心情完全不能轻松,他想道:完了,要是确定犯法,怕是要通知单位解除公职了!  农妇是三人中心情的一个,她虽然白白损失了一筐肉包子,但那筐包子其实是老鼠肉包子,现在这样子人都吃不上何况猪只。可她并不担心这个,因为那时候不像现在科技发达能够测验DNA,何况一个庄稼人就不存在失业的问题就算通知了大队也无所谓,了不起被书记痛骂一顿,如此而已。  且说小X重新开始奋笔疾书,写到案卷第五页时,他觉得有些饿了。便到处找吃的,尽管这不是在家里,尽管家里照旧没吃的。但是小X还是狂热的寻找,绝望的寻找,还打开钱包。但是一无所获,因为他只剩五块钱了,当然那时候这是笔巨款。  总之,小X没有粮票, 他绝望地翻腾半天啥也找不到,只好喝了口白开水企图继续。但是饿呀,饿得要命,他完全不能专心。只好长吁短叹,哀伤想道:怕回不了家了,只好在办公桌上睡觉。  突然间他被那大坨物证吸引,原来收缴来的包子还赫然地放在隔壁的桌子上,小X心里不由得活泛起来,想拿个包子来吃。但他恐惧地面对自己肮脏的念头羞愧不已,不应该如此,那是假公济私,甚至是贪污渎职。于是他便低下头继续——企图回到工作状态。但是,那筐早已冰冷的包子,古怪地香气四溢。  小X啥也不能做了,这二十岁身高马大热爱本职工作热爱写作的汉子,肠胃竟仿佛扭结到一起。其实小X三天来只吃了四顿饭而已,他虽然不想李四那样是个大家庭光荣的族长,但也来自一个大家庭。上有六十岁老娘,九十岁祖母,只是他没老婆,还没结婚。  总之,小X啥能也不做了,那包子的香气邪恶地在鼻子前萦绕。  于是他四下张张确定所有的同事都下班了,就偷偷地取了个包子,重又开始写作。写呀写,或者说吃呀吃,小X终于写完了案卷,他满意地伸伸懒腰有阅读几遍,这次完全没有一个错别字还有病句。他欣赏自己的书法和文章,一时骄傲不已。  所以,他直接拿档案袋小心地将写好的东西封上,然后饱蘸浓墨写到——打赌吃屎罪。但当他踌躇满志地起来时,他发现那筐子包子,全被他吃完……  天气完全黑了,却忽然隐隐发出轰鸣,须臾间电闪雷鸣终于下起暴雨。那老天仿佛还在哭泣的李四,涕泪滂沱,下起瓢泼大雨。  在昏暗的拘留室里李四还是照旧哭泣,张三的心情也同样糟糕,倒是跟着哭的农妇看到这雨天,想道:好了,下雨了,庄稼有救了!  一时间心情开朗,破涕为笑…… 共 528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生活中那些方式能够有效的治疗男性不育
昆明癫痫病研究院
昆明看癫痫挂什么科

猜你喜欢

花梦 回家71 错误1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可克达拉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沧州有哪些一甲医院 株洲有哪些二甲医院 大同有哪些二丙医院 子宫腺肌症饮食禁忌 雷诺氏病治疗医院 朔州有哪些二乙医院 濮阳癫痫病医院 深圳癫痫病医院 天津癫痫病医院 柳州有哪些二乙医院 柳州有哪些一甲医院 百色有哪些二级医院 昭通有哪些三甲医院 安庆牛皮癣医院 大理有哪些三级医院 晋中牛皮癣医院 德宏有哪些一乙医院 大连男科医院 济南男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一丙医院 湛江男科医院 昆明妇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二乙医院 白沙有哪些一丙医院 昌江有哪些一乙医院 海东有哪些三甲医院 潮州性病医院 黄南有哪些三丙医院 鄂尔多斯性病医院 香港有哪些三甲医院 澳门有哪些二级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一乙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二乙医院 平凉性病医院 安徽有哪些医院 台州性病医院 通辽性病医院 襄樊性病医院 神农架有哪些医院 邵阳有哪些医院 郑州整形美容医院 陇南整形美容医院 日喀则有哪些医院 秦皇岛整形美容医院 雅安整形美容医院 锦州其他医院哪家好 晋城男科医院 三亚男科医院 淮南其他医院哪家好 贵阳妇科医院 太原专科医院哪家好 运城中医医院哪家好 运城急救中心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妇科医院 平凉妇科医院 铜川其他医院哪家好 乌兰察布妇科医院 肿瘤康复科医院 新疆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儿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中医五官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江门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江门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阳江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青岛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青岛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青岛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金华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黄冈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黄冈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咸宁有哪些外科医院 自贡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岳阳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合肥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合肥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合肥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阜阳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阜阳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阜阳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骨科医院 漳州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一岁宝宝流鼻血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