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菊韵打赌吃屎罪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1:23:0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X县,两年过去,到六零年……  那天竟蓝的要命,三年来没有下雨,还是一丝云彩没有。风也没有,虽是清早大红的太阳挂在天上热辣辣得光芒万丈。  粮食也像前两年般奇缺,张三看着空荡荡的米缸早不能叹息。到处都找不上吃的,买不上吃的,就连乡下也找不到吃的,但人要吃饭呀!不仅是他要吃,老婆要吃,孩子也都要吃呀!于是张三嘘出口气来,更加饿,并瘫软虚脱眼冒金星。他坐在凳子上,傻傻地瞪着窗外接着喘气。他想起家里还有些白糖,就冲糖水喝了后才去上班。  大街上仿佛到处都是人,而且他们个个在吃东西,好吃的东西——豆浆油条大饼麻花,有着芝麻或油汪汪的。   张三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猛地从心底里生发出眩晕和黑的感觉,他便努力地昂首挺胸甚至谄媚地笑起来,可鬼知道他冲谁笑。大家继续自顾自地吃东西,那些好吃的东西——豆浆油条大饼麻花,有着芝麻或油旺旺的。  那张三还是继续挺着胸膛,继续的笑,看起完全是睡好觉出门的样子。就在这时候,他的同事李四看见他,还打了招呼。他也忙点头哈腰起来,尽管李四不是他的领导,也不过和他一样是个小职员罢了。两个人热情隆重地彼此招呼,握手拥抱。然后一路相携,走去上班了。  李四是个更瘦的人,比张三还瘦,所以尽管他看起来那么和蔼可亲、热情奔放,但还是飘飘荡荡鬼一般,衣服架子一般。可他就是那么有精神,一路上不停地说话,而且都是关于好吃的东西。什么豆浆油条大饼麻花,有芝麻或油汪汪的。  除此之外他还狂妄的提到包子,肉包子,纯肉的包子,不加一点红萝卜或葱。那狂妄的劲头仿佛他天天吃包子,肉包子,纯肉的包子。  说得张三更饿了,张三不好说什么,就沉重地叹了口气。而李四热情不减,照旧说着,他真是讲的绘声绘色。  街上的人又多了些,他们还是吃东西,好吃的东西——豆浆油条大饼麻花,有着芝麻或油旺旺的。张三的眼光不能逃避,因为人们做着吃,走着吃,仿佛与这场饥荒无关。不光是大家跟饥荒无关,甚至就连身边的李四都与饥荒无关,大家就是那么幸福吃东西或谈论好吃的东西。  豆浆油条大饼麻花,有着芝麻或油旺旺的。  那些糖水也不管用了,张三又开始晕起来,算起来他几乎两天没吃饭。不是没有钱,是没有粮票,也不是没有粮票,是街上没有卖得。张三越走越软,越走眼前越黑,于是长叹了一口气,再不吭声了。  但李四毫不在乎,照旧谈论着肉包子,照旧狂妄。  就在这时候街角旮旯一个乡下农妇非常诡秘地站在那里,手里提着个柳筐。那妇人一脸愁苦的样子,看到张三、李四更诡秘地向四下张望,然后说道:“两位同志买包子不?新鲜的,刚出炉的包子!”张三、李四戛然而止,顿时呆住。于是那农妇又张张四下,更诡秘地说:“新鲜的包子,刚出炉的包子,不要粮票的包子!!!”说着她掀开柳筐上的盖布,那包子的香味腾地横冲过来。  没错!两个人想道:是真正的肉包子,不过不完全是纯肉的,还加些葱和红萝卜……于是不约而同地说道:“我全买了!”张三与李四不由的尴尬起来,两个人便礼貌地相视而笑,然后继续不约而同地说:“我全买!”  他两又是礼貌的相对一笑,李四还宽宏地拍拍张三的肩膀,并且继续不约而同地说:“我全买了!”那农妇呲牙笑了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张三叫李四拍了一下,他揉揉有些疼的肩膀,两个人再一次不约而同地说道:“我全买了!”  这时候来了条狗,这狗拉泡屎,就走了……  李四有些火了,看着张三想道:同事一场,连买个包子都要抢,混蛋!!!  张三也有些火了,看着李四想道:几十年的老同事,连买个包子也要抢,真是没有风度!!!  又是李四扭过头去,一脸冷冰冰的颜色,他不再理会满脸谄媚笑容的张三了,就这样两个人又一次不约而同地说道:“我全买了!”这回李四觉得不能在忍让了,他几乎是怒视着张三,笑道:“老张,一笼包子嘛!又不是没吃过,谁买不一样?争啥,怪丢人的,几十年的老同事……”张三听到这体面的话,显然为之所动,甚至不谄媚的笑,他严肃起来怒目起来。  所以两个人还是不约而同地说:“我全买了……”  那农妇看着面前两个斯矮小文纤细的男人说不出啥来,想道:哦,一个是金丝边眼镜,一个是黑框眼镜。  这次李四无法忍耐了,他扭过头毫不退缩的看着张三说道:“你这吃屎的狗!”是可忍孰不可忍,张三本来浮上的笑容还出现就变作怒气,他叱咤道:“你这狗吃的屎!”李四气不打一处来,他扶扶金丝边眼镜,吼叫道:“吃屎的狗!”就是这样也不解气,李四还推了张三一把,但他没有用力气。完全没有用力气,真的只是轻轻地推了一把,因为他是守法的人不想失去工作,而且他和张三还是几十年的同事。  但张三气球一样飘出十几丈远,兀自停不下来还踉跄七八尺才稳稳地拿住桩。张三站稳后,勃然大怒道,他扶了扶黑框眼镜戟指怒骂道:“狗吃的屎,混蛋!”大力气的李四便和飘逸的张三雄鸡般的对峙起来。霎时间安静了下来,天地毫无声息,就连风也不刮了,虽然刚才也没刮风。  但是并不消停,那刚才拉屎的狗又回来,和卖包子的农妇便和它一起痴痴看着打算决斗的张三、李四。  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先动。稳稳的扎着桩子的张三、李四,除了眼珠子在眼眶里冉冉转动,就连洗得发白衣袂也下垂静止贴身合适。好在这是在夏天没有坠落的枯叶,他们手里也没有兵器,比如莫邪、龙渊啥的。  这宁静肃杀的气氛,就连看客也完全受不了。那刚拉过屎的狗,夹着尾巴呜呜咽咽吠叫着走了。而农妇,提着一柳筐肉包子的农妇嚅嗫地问道:“两位同志,你们要不要包子?”正如刚才说的那样,此时此刻场子里寂寂无声,所以农妇声音格外清晰,狮子吼一样。张三就笑了,扶扶黑框眼镜,道:“要不这样吧,老李,咱两一人一半。”李四,小气自私的李四,却撅起嘴来,道:“不行,包子是我先看到的!!!”   不过那神态正如将在几十年后播映的长篇连续剧《还珠格格》中的小燕子一般,憨玩可爱。所以张三真的笑笑,道:“老朋友这么认真,什么你先看到我先看到的,好好得,一人一半……”  但李四,还是撅着嘴,说:“但确实是我先看到的!!!”张三斯文的扶扶黑框眼镜,一时竟陷入两难的踌躇里。看到张三被自己问得哑口无言,李四得意洋洋起来,他自豪地补充道:“老张,你才一家四口。我就不同,我上有八十岁老娘,下有妻子儿女全家十几口呢!”张三更加目瞪口呆,更加无话可说,他气急败坏地吼叫道:“你妈七十八岁,前几天才请过客,一人就一把瓜子,吝啬鬼——自己老娘也克扣!”  李四愤怒地脸通红,脖子青筋暴起,哇哇地吼叫道:“吃屎的狗,你说啥!?”张三终于不再沉默,他快捷地回道:“狗吃的屎,你再说一句!”于是两个人稳住下盘,攥紧拳头,专注地看着对方。又沉默良久,那农妇越看越觉得有趣,但是一双腿却不由自主地活动起来准备走人的样子。这引起了张三和李四的同时警觉,便异口同声地道:“别走,肯定要买你的包子……”农妇有点灰溜溜得,她不满地又似乎是自语道:“那就掏钱买嘛!”  张三李四便再一次异口同声说道:“给我,我全买,这是钱!”那挎着篮子的农妇看着异口同声的两人,和两人同时伸来的手不知所措。她想道:城里人就是不一样,个个相貌堂堂,这手比解放前地主小老婆都细法。  于是缺乏教养,少调教的李四不由自主地搡了张三一把,可是这次张三早有防备,他稳稳扎住了桩架毫不动摇,但有涵养的张三再也忍不住,竟然率先骂了起来:“你这狗吃的屎,到底想咋样?”李四快捷地喝骂道:“吃屎的狗,你再骂试试看?”  张三怒喝起来,他指着刚才那狗拉的屎,对李四说:“你要是能把那泡狗屎吃下,我就服你,这筐子包子也归你,我还给你掏钱……”李四暴躁了,一时说不出话来拳头越攥越紧发出咯咯吱吱义正词严的响动,眼珠也在眼眶里从左到右,然后从右到左骨碌碌地打转。张三开心坏了忘了自己的谦谦君子之风,他接着追补道:“吃呀,吃了,老子真服了你!”李四被喝骂得无言以对,放开捏紧的拳头那眼珠子也不转动了,只喃喃自语道:“吃屎的狗…吃屎的狗…吃屎的狗…”  农妇竟笑了起来,噗嗤一声笑了。这让李四更折面子。因为农妇不仅有老又丑,而且又脏又穷,一口脏牙挂着青青绿绿的菜叶。李四气恼万分,甚至想哭,好在他是十几人的大家族的族长有足够的毅力与坚强。当然他很困扰,那农妇多么的猥琐龌龊,而她竟然笑话他——一个十几人家庭的大家长。  好在李四是读过私塾上过开明学校的斯文人,所以他原谅了农妇,照旧。况且目前不宜树敌,再说万一农妇生气了把包子卖给张三咋办?李四脑子转了七八十圈,孙子兵法的条目金光灿灿的出现在脑海里,比如: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又善……  张三看着四顾茫然地李四得意地说:“吃吧,吃屎吧,吃了包子全归你,而且我掏钱!”张三拉开架式脚下不丁不八,指着那摊狗屎继续说着,还抖出钱包给李四看,尽管很寒酸只有十块钱,而且没有粮票。  看着张三古董一样的钱包,李四冷笑起来,终于火山爆发般,他说:“你这吃屎的狗,我要是吃了咋办?”张三便用钱包拍打着自己的左手说:“你要是吃了,我就给你买包子,所有的包子归你!”李四呵呵地冷笑起来,扑向狗屎,真的吃起来。当然实际上李四只吃了一口罢了,但农妇与张三顿时惊呆了。  李四悲怆地吐了狗屎,瞪着张三道:“包子是谁的?”张三长叹了一口气,道:“老李,你这是何苦?”便不说话,掏钱去买包子。  农妇接过张三的钱,找了零,连筐子也不要准备走……  就在这时候,闪出一个二十岁多一点的蓝色工装的汉子,喝叫道:“站住,你们三个!!!”三个人更加惊呆,不知为啥杀出这么个程咬金。张三有些结巴的问:“啥事情呀,我们都没做啥呀?”那汉子霹雳般的呵斥道:“还没做啥?黑市交易,聚众赌博!跟我走一趟,我是派出所的。”说罢扬了扬工作证。  回到派出所取了口供,汉子将三个人拘留了,然后开始奋笔疾书。他要将张三李四还有那农妇的罪行口供整理成案卷。所以写了整整一下午,然后他反复咏读力求明白通畅,果然找出不少错别字和病句。  当做完这一切后,他便兴奋轻松地去找所长,尽管马上下班了。  所长皱着眉头看着长达十几页的报告,说:“小X不好呀,你这个标题就不对,什么叫聚众赌博、黑市交易。黑市交易是对的,但是只有两个人怎么算聚众呢?不好,不严谨!”那小X恍然大悟,说:“嗯,是的,我正想跟您讨论一下这案情呢!”  所长不耐烦地看看腕表,道:“讨论什么?这么简单的案情,去查查资料就好…”说着就生气了,愤然道:“我要去看个现场。这样吧,你加个班再修改一下吧!”小X赶紧点头道:“是的,所长说的是,我去查查相关的条款…”  小X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前,很认真地查阅相关条款,确实如所长所说张三、李四并不算聚众赌博,只能算普通的打赌。他不禁佩服所长的博闻强记,于是欣然的将一下午写就的案卷撕毁,重新开始命笔。  按理说张三、李四还有那个农妇不该关押在一起,但是不熟悉业务的小X还是把他们关押在一起了。三个人挤在狭窄潮湿的拘留室里,那男人李四竟然哭泣,于是农妇也跟着掉眼泪。只有张三好点,他孤独地看着窗外渐近黄昏的明朗天气。但心情完全不能轻松,他想道:完了,要是确定犯法,怕是要通知单位解除公职了!  农妇是三人中心情的一个,她虽然白白损失了一筐肉包子,但那筐包子其实是老鼠肉包子,现在这样子人都吃不上何况猪只。可她并不担心这个,因为那时候不像现在科技发达能够测验DNA,何况一个庄稼人就不存在失业的问题就算通知了大队也无所谓,了不起被书记痛骂一顿,如此而已。  且说小X重新开始奋笔疾书,写到案卷第五页时,他觉得有些饿了。便到处找吃的,尽管这不是在家里,尽管家里照旧没吃的。但是小X还是狂热的寻找,绝望的寻找,还打开钱包。但是一无所获,因为他只剩五块钱了,当然那时候这是笔巨款。  总之,小X没有粮票, 他绝望地翻腾半天啥也找不到,只好喝了口白开水企图继续。但是饿呀,饿得要命,他完全不能专心。只好长吁短叹,哀伤想道:怕回不了家了,只好在办公桌上睡觉。  突然间他被那大坨物证吸引,原来收缴来的包子还赫然地放在隔壁的桌子上,小X心里不由得活泛起来,想拿个包子来吃。但他恐惧地面对自己肮脏的念头羞愧不已,不应该如此,那是假公济私,甚至是贪污渎职。于是他便低下头继续——企图回到工作状态。但是,那筐早已冰冷的包子,古怪地香气四溢。  小X啥也不能做了,这二十岁身高马大热爱本职工作热爱写作的汉子,肠胃竟仿佛扭结到一起。其实小X三天来只吃了四顿饭而已,他虽然不想李四那样是个大家庭光荣的族长,但也来自一个大家庭。上有六十岁老娘,九十岁祖母,只是他没老婆,还没结婚。  总之,小X啥能也不做了,那包子的香气邪恶地在鼻子前萦绕。  于是他四下张张确定所有的同事都下班了,就偷偷地取了个包子,重又开始写作。写呀写,或者说吃呀吃,小X终于写完了案卷,他满意地伸伸懒腰有阅读几遍,这次完全没有一个错别字还有病句。他欣赏自己的书法和文章,一时骄傲不已。  所以,他直接拿档案袋小心地将写好的东西封上,然后饱蘸浓墨写到——打赌吃屎罪。但当他踌躇满志地起来时,他发现那筐子包子,全被他吃完……  天气完全黑了,却忽然隐隐发出轰鸣,须臾间电闪雷鸣终于下起暴雨。那老天仿佛还在哭泣的李四,涕泪滂沱,下起瓢泼大雨。  在昏暗的拘留室里李四还是照旧哭泣,张三的心情也同样糟糕,倒是跟着哭的农妇看到这雨天,想道:好了,下雨了,庄稼有救了!  一时间心情开朗,破涕为笑…… 共 528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生活中那些方式能够有效的治疗男性不育
昆明癫痫病研究院
昆明看癫痫挂什么科

猜你喜欢

花梦 回家71 错误1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装修日记 分销程序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