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世界被骗了几十年美联储没操纵金价

时间:2018-09-25 09:47:4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们已经听到太多关于金价被操纵的传言,尤其是被美联储操控。

===本文导读===

衍生品市场上的虚拟黄金足以操纵金价

美联储的“黄金”

央行同盟的破裂

世界被骗了几十年美联储没操纵金价

===全文阅读===

外媒:世界被骗了几十年 美联储没操纵金价

从2013年底以来,随着监管机构对金价操纵的调查逐渐深入,不断有内幕被挖出来。先是商议决定伦敦黄金定盘价的5家银行由于存在“不正当竞争优势”而被怀疑,接着五大行之一的德意志银行迫于压力,离场退出定价。

商业银行在金价操纵中的不光彩角色遭遇各方口诛笔伐,然而奇怪的是,拥有大部分黄金储备的中央银行却一直置身于风波之外。莫非各国央行都是金价操纵的受害者?他们只能被动地根据商业银行制定的价格进行黄金储备?

从客观上看,黄金目前仍被大多数国家作为官方储备而购买存储起来,以维持货币和经济的稳定,目前作为货币储备的黄金达到了已开采黄金总量的60%。另外,仍有约25%的年产金被铸成金条、金砖存放在世界各国政府的金库里,作为预防经济危机或自然灾害的保险措施,以应付战乱与国际支付。

各国央行都是黄金的直接利益相关方。而在市场上扮演“沉默的羔羊”,显然与美联储一贯强势的形象大相径庭。而且,美联储拥有全球多的黄金储备,金价波动自然会对其实际利益造成影响。点击查看大图

被动接受波动显然不是美联储的作风,在“前瞻性”政策大行其道的时候,并不排除一种可能性:美联储一直躲在商业银行的背后,对金价进行操纵。

黄金背后的G7央行杠杆

坐拥大量黄金的央行,在市场上起码称得上是“过江龙”。近几年,且不说新兴市场的央行大量收储支持金价走高,投资者理应记得,去年此时塞浦路斯央行曾经放话——为了还债将出售一些黄金储备。风声一出,黄金市场立即一片血雨腥风。这说明,央行无疑拥有干预黄金市场的能力。

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虽然黄金从法理上被剥离了货币属性,但依然是靠谱的财富象征。对于这一点,所有的央行都没有忽视。上一届美联储全体成员:中间为前主席伯南克。右边为现主席耶伦

从传统上讲,央行通过在公开市场上发售自己的黄金储备,以达到操纵价格的目的。

上世纪60年代,西方七国(G7)的央行都曾在伦敦市场上出售黄金。后来,美联储的黄金储备从二战后的2.5万吨降至8100吨,大规模抛售难以为继,于是

世界被骗了几十年美联储没操纵金价

,各国央行采取了更加隐蔽的方法干预市场:开展黄金租赁和在期货市场上进行干预。通过这些途径,央行不必直接在市场上操作,往往是通过投行的衍生品交易就能达到价格控制的目的。

英国经济学家皮特·沃波顿称,在大宗商品的期货市场上,货币有虹吸效应,衍生品出现的目的就是为了操纵市场,而央行巧妙地利用了投行和衍生品工具。

以前自由派在对付政府的“货币暴政”时,有力的口号之一是“你无法印刷黄金”,但在金融创新的大环境下,“纸黄金”已经被印刷出来。同时,在金融工具的重重掩护之下,高杠杆率使“纸黄金”类似于债券甚至是货币,而且其“发钞权”从央行转移到了更为灵活的投行那里。

目前的黄金市场就是这样,以美联储为首的央行可以操纵,虽然金价也在上涨,但放在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长线上,与通货膨胀相比却没有多大优势。因为在衍生品市场上出现了太多的虚拟黄金,买卖方都脱离了实物交易的黄金,基本面的影响被逐渐剥离。在这种情况下拥有黄金储备的央行,能够将交易杠杆化的运用。

而与衍生品市场上其他大宗商品不同的是,无论是能源还是农产品或者基本金属,他们在经过重重的金融包装后,会在终端消费的领域表现出来。

而黄金则不同,工业用途的黄金只占黄金总消费的大约十分之一,这意味着大量的黄金只是在储备系统里自我循环,这无疑大大增加了金价被操控的可能。我们的模型重点在于资本回报率、每股销售增长、每股股息增长。 国际阅读>>>【热点大追踪】中国大妈颤抖!A股成大佬做空目标

外媒:A股牛市不能倒 投行进多头阵营【国际之必读】瑞银:A股绝地大反击 何时加仓

别碰A股 大跌后有利可图的还有黄金【全球新经济】国外:中国股市危险警报解除了?

瑞银:A股救市还需3剂猛药【中国与世界】外媒:中国股市全球

外媒:中国A股若崩盘 纽约就完蛋美联储的“黄金”

美联储是G7央行中的带头大哥,而在操纵黄金方面,美联储也是做得深入的,它已经铺开一张络将黄金捕获其中。

有其他央行当小伙伴,还有投行作为工具,美联储无疑是有能力操纵金价的。那么,美联储有没有操纵金价的愿望呢?

其实,只要捍卫本国货币,央行就不会对金价无动于衷。在这方面,拥有占世界官方储备约25%黄金存量的美联储,曾有过大量的实践。

美国财政部前助理部长保罗·罗伯茨就透露称,美联储与其“银行联盟”合力操纵了一段时间金价的走势。美联储想保住美元储蓄货币的地位,因此,需要弹压金价,为美元走强营造良好的环境。

事实上,美联储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弱化黄金在世界储备货币中的重要性,以达到美元一家独大的目的。美联储打压金价可以起到支持美元的作用,因为强势美元能为美国持续的债务融资创造条件。

对于其他央行来说,也会出于干预通胀预期的目的对金价施加影响。不过,其他央行并没有美联储的雄厚家底,而且其货币不像美元那样属于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因此,其价格干预机制集中在局部影响上。

相比之下,美联储对黄金操纵的影响是全球性的。

去年4月份,金价断崖式下跌的背后就有美联储干预的影子。其中,去年4月12日和15日两天里,市场上出现了相当于全球黄金年产量四分之一的卖单。虽然不少人将这次下跌归结于黄金ETF酝酿了将近两年的“收割行为”,但机构投资者能否协同掀起千吨级的风浪值得怀疑。相比之下,美联储做起这事来确实游刃有余。

事实上“我不漂亮,但是你要更丑”这是很长一段时间里,美联储对黄金的态度。本来黄金和美元应该是负相关的关系,当美元不受待见时,黄金就会成为投资者眼中的“美人”。可事实并非如此,在美元发行方的操纵下,美元和黄金进行的是一场比丑游戏。

在这场比丑大赛里,美联储一再出招给黄金“毁容”。

在经历了去年4月和6月的两次大跌后,10月初黄金又有一轮下行行情。值得注意的是,正是在去年10月初,美元指数跌到了80下方,这说明黄金正在逐渐失去信任。本来这该是黄金出风头的机会,可令人瞠目结舌的是,金价却急挫5%,市场上出现了每秒上千份的海量抛单。经过这番折腾,黄金立即显得比美元更不靠谱。

美联储是组织选丑比赛的高手。去年,在美联储主席位置上呼声颇高,却在一刻主动退出的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就对黄金颇有研究。他早年在哈佛大学任教时,曾发表过一篇论文专门研究了吉布森悖论和金本位的关系,认为长期实际利率与黄金价格之间紧密相连,在自由市场中,金价和长期实际利率走势相反。萨默斯相信,政府能够通过控制黄金价格来达到把利率控制在低水平的目的,并能增强政府债券的吸引力。

美联储的一些前主席,从格林斯潘到沃尔克,也都曾确认美国政府保持“控制黄金能力”的重要性。1998年6月,在美国国会的证词中,格林斯潘承认,中央银行做好了增加黄金租赁数量的准备。他承认,这样做的目的并非传统上认为的是让美联储的一些资产得到增值,而是要对金价进行控制。

这种控制行为在美联储里算是一种传统,因为格林斯潘的前辈沃尔克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在2004年11月出版的回忆录中,沃尔克谈到了他在1973年2月12日担任美联储主席时遇到的一件事:“当日美国宣布美元将贬值10个百分点,实行浮动汇率的日元随之上涨。当时,我们没有卖出黄金来阻止金价迅速上涨,那是一个失误。”

1975年6月,在一封写给福特总统的信里,时任美联储主席的伯恩斯称:“我和德国中央银行有过秘密接触,并达成了协议,德国方面不会从市场上或者其他政府那里,以高于市场价的每盎司42.22美元的价格买入黄金。我认为,我们目前应该做的事,是反对让外国政府和央行买入黄金的协定,因为这一协定能让他们以与市场相关的价格买入黄金。”央行同盟的破裂

30多年前被美联储忽悠的德国央行,在2013年醒悟过来,于当年1月宣布要在2020年前运回储存在国外的600多吨黄金储备,其中包括存在纽约的300吨黄金。

德国黄金储备现居全球第二位,仅次于美国,其总量近3400吨。不过,德国的黄金储备只有三分之一藏在位于法兰克福的德国央行保险柜里,其他的分别存放在美国、英国和法国央行的金库里。

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之前,德国在上世纪60年代高速增长的“经济奇迹”中,积累了大量经常性项目盈余,其中一部分兑换成黄金储备存放在国外。1973年以后,除了每年拨给财政部5吨到6吨黄金用来铸造纪念性金币外,德国央行再也没有卖出过任何黄金储备。

近些年,德国积累了大量黄金,其中逾半存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金库中。按照德国央行以往的观点,将黄金存放在美国,除了传统的安全考虑外,有利于在需要外汇时方便汇兑。有一批黄金储备存放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危急时刻可以对抗美元流动性。

不过几十年来,德国央行都是通过从美国同行处得到一份份书面文件,来确认自己的黄金仍躺在该国的金库中,但几乎没有机会亲眼看到这些属于自己的黄金。德国人想让美联储对黄金储备的检查变得更加透明,但存放着60多个国家黄金储备的美联储银行却回应说,近几十年来没人被允许过。

既然缺乏眼见为实的证明,各种阴谋论开始爆发。甚至有传言说那些属于德国的黄金早就被美国人挪用,空空如也的金库里连只老鼠都没有留下。这种类似好莱坞电影中的场景虽然貌似荒谬,但在金融危机期间,却足以成为压垮信心的稻草。于是几个月间,在德国有超过20万人呼吁,要求将自家的黄金运回国内。

在欧债危机的阴影下,让黄金回家运动在德国迅速膨胀。经过半年多的酝酿,终于有了结果。德国央行委员许勒尔终证实,准备将674吨储存在纽约和巴黎的黄金运回国内。到2020年,德国国内储存的黄金储备占比将从目前的31%提高到50%。

然而,美联储的表现却有点像一家信誉不佳的银行,存金容易取金难。德国银行花了整整1年时间,只从美国人那里拿回了5吨黄金。这更坐实了一些人的猜测,美联储早已把那些黄金租赁出去,曼哈顿的金库在玩空城计。

其实,对美国人在黄金市场上玩猫腻,欧洲其他几家央行在德国央行采取行动前就有怀疑。

2004年6月,俄罗斯央行副行长奥莱格·莫塞斯科夫就曾公开声称,他怀疑美国在打压金价。他指责美国通过控制黄金来维持美元的地位,从而通过这种安排使得“富裕的国家能够躺在债务上睡大觉”。

在此1年后,荷兰央行行长杰里·斯金斯塔也在备忘录里称,金价遭到来自美国的压力。

美联储操纵黄金的一些曾经的盟友,在量化宽松政策的几轮打击后,已经和美国渐行渐远。

2011年初,欧洲议会委员会通过决议批准使用黄金作为交易保证资产,使得黄金向货币资产更加靠近了一步。欧盟重新赋予黄金“半官方”的地位,在黄金和债券相似后自然不能让美联储再随意玩坏。

从调查五大银行到怀疑央行,对黄金价格操纵的调查剥丝抽茧,美联储也像是隐藏在幕后的老板一样,逐渐浮出水面。

当然,美联储已经习惯于成为很多阴谋论的主角,即使成为“黄金大魔王”也会毫无压力。世界被骗了几十年美联储没操纵金价

我们已经听到太多关于金价被操纵的传言,尤其是被美联储。两个星期前,Gold-Eagle发表了我的一篇文章,其中探讨了有关市场操纵的说法。我想指出的是,不是黄金市场被人操纵了,而是在过去4年里一直判断错误的分析师们操纵了市场参与者。

你看,这些投资者和分析师认为他们比市场更聪明,甚至比价格更聪明。所以,在他们看来,如果市场不被干预的话,那么金价不可能下跌;相反,金价下跌一定是被操纵了。事实上,黄金市场是我所知道的一个市场,就是大家普遍认为金价只能单向上涨而不会下跌。我很抱歉的说,这是对任何市场一种荒谬的看法。市场自然的会有上涨和回调的阶段,所有的市场都是这样运行的。不这样认为的人简直是愚蠢的。而且,正如约翰·布里奇斯(John Bridges)博士于1587年所指出的,“愚蠢人的钱财迟早会离开。”

沿着这一思路,我坚信市场操纵论是那些过去3年一直站错边的分析师们所鼓吹的。想一想,当金价猛涨到1900美元的时候,有人说市场被操纵了吗?没有。他们此时正陶醉于金价即将冲破2000美元关口的亢奋预期中,而没有看到即将到来的顶峰。他们当时还不断鼓吹基本面的谬论,和今天大家面对的基本面谬论一样,即金价只能往上升。

因此,他们不承认他们错了,更糟的是,他们不承认他们的方法在黄金市场中惨败,反而指责市场被“操纵”了。这种论调吸引了很多追随者,使那些在过去3年没有为所持有的大幅下跌的黄金作对冲的投资者感觉自己“更聪明”。我的意思是,他们认为他们是对的,而市场是错误的,他们输钱是其他人造成的。就像小学生说的,狗把我的家庭作业吃了。

一个评论员在对我这篇文章的回应中认为,即使格林斯潘(美联储前主席)也于1998年在向美国银行和金融服务委员会做的证词中指出,美联储对黄金市场进行过明显的操纵。他的观点只是根据该证词中格林斯潘的一句话,“央行们随时准备增加黄金供应来应对金价上涨。”

听起来好像他发现了确凿的证据,对吗?

不对,如果你真的看过他说了什么。你看,这些持市场操纵论者只是从格林斯潘的证词中断章取义,以支持他们自己的观点。举个例子,如果大家认真阅读了市场操纵论者所引述的那句话其他的部分,你会发现格林斯潘只是提出了一个打击黄金市场操纵行为的方法论。但是他从来没有对这个方法论的有效性表示看法,也没有指出有需要打击的市场操纵行为。

我很肯定那些市场操纵论者将来也会有选择的引述这段证词来佐证美联储操纵黄金市场。就在几段话之后,格林斯潘指出,操纵黄金市场的行为不太可能存在:“即使有统一的中央清算系统,这个(黄金)市场相关的属性也不同于农产品期货市场,因而就不会容易受到操控。”

当然,我完全准备好了来自市场操纵论者的轰炸,因为他们会说格林斯潘不可信。那我对他们的问题就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他们会引用他的证词来佐证他们的观点呢?是应该展示一点诚实和一致性的时候了,你不觉得吗?

归根结底,人们需要接受调整是市场的一部分,并不是因为人为的操纵。此外,正如我在有关市场操纵的文章中所指出的:

所以,让我们诚实一点。你知道这个地球上有只会上涨的市场吗?所有主要的市场不都是有所调整后再继续之前的涨势吗?然而,这些市场操纵论者希望你们接受市场的调整是受到所谓的“操纵”。相反,更合理和不偏执的观点应该是,调整是金融市场自然进程的一部分。

,我将再次提出这个问题:是什么被操纵了?黄金还是投资者?如果你以开放的心态来看的话,这个答案已经很清楚了。

我们已经听到太多关于金价被操纵的传言,尤其是被美联储。两个星期前,Gold-Eagle发表了我的一篇文章,其中探讨了有关市场操纵的说法。我想指出的是,不是黄金市场被人操纵了,而是在过去4年里一直判断错误的分析师们操纵了市场参与者。

你看,这些投资者和分析师认为他们比市场更聪明,甚至比价格更聪明。所以,在他们看来,如果市场不被干预的话,那么金价不可能下跌;相反,金价下跌一定是被操纵了。事实上,黄金市场是我所知道的一个市场,就是大家普遍认为金价只能单向上涨而不会下跌。我很抱歉的说,这是对任何市场一种荒谬的看法。市场自然的会有上涨和回调的阶段,所有的市场都是这样运行的。不这样认为的人简直是愚蠢的。而且,正如约翰·布里奇斯(John Bridges)博士于1587年所指出的,“愚蠢人的钱财迟早会离开。”

沿着这一思路,我坚信市场操纵论是那些过去3年一直站错边的分析师们所鼓吹的。想一想,当金价猛涨到1900美元的时候,有人说市场被操纵了吗?没有。他们此时正陶醉于金价即将冲破2000美元关口的亢奋预期中,而没有看到即将到来的顶峰。他们当时还不断鼓吹基本面的谬论,和今天大家面对的基本面谬论一样,即金价只能往上升。

因此,他们不承认他们错了,更糟的是,他们不承认他们的方法在黄金市场中惨败,反而指责市场被“操纵”了。这种论调吸引了很多追随者,使那些在过去3年没有为所持有的大幅下跌的黄金作对冲的投资者感觉自己“更聪明”。我的意思是,他们认为他们是对的,而市场是错误的,他们输钱是其他人造成的。就像小学生说的,狗把我的家庭作业吃了。

一个评论员在对我这篇文章的回应中认为,即使格林斯潘(美联储前主席)也于1998年在向美国银行和金融服务委员会做的证词中指出,美联储对黄金市场进行过明显的操纵。他的观点只是根据该证词中格林斯潘的一句话,“央行们随时准备增加黄金供应来应对金价上涨。”

听起来好像他发现了确凿的证据,对吗?

不对,如果你真的看过他说了什么。你看,这些持市场操纵论者只是从格林斯潘的证词中断章取义,以支持他们自己的观点。举个例子,如果大家认真阅读了市场操纵论者所引述的那句话其他的部分,你会发现格林斯潘只是提出了一个打击黄金市场操纵行为的方法论。但是他从来没有对这个方法论的有效性表示看法,也没有指出有需要打击的市场操纵行为。

我很肯定那些市场操纵论者将来也会有选择的引述这段证词来佐证美联储操纵黄金市场。就在几段话之后,格林斯潘指出,操纵黄金市场的行为不太可能存在:“即使有统一的中央清算系统,这个(黄金)市场相关的属性也不同于农产品期货市场,因而就不会容易受到操控。”

当然,我完全准备好了来自市场操纵论者的轰炸,因为他们会说格林斯潘不可信。那我对他们的问题就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他们会引用他的证词来佐证他们的观点呢?是应该展示一点诚实和一致性的时候了,你不觉得吗?

归根结底,人们需要接受调整是市场的一部分,并不是因为人为的操纵。此外,正如我在有关市场操纵的文章中所指出的:

所以,让我们诚实一点。你知道这个地球上有只会上涨的市场吗?所有主要的市场不都是有所调整后再继续之前的涨势吗?然而,这些市场操纵论者希望你们接受市场的调整是受到所谓的“操纵”。相反,更合理和不偏执的观点应该是,调整是金融市场自然进程的一部分。

,我将再次提出这个问题:是什么被操纵了?黄金还是投资者?如果你以开放的心态来看的话,这个答案已经很清楚了。





法兰报价
1400℃超值箱式实验电炉报价
石墨烯生长炉厂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可克达拉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沧州有哪些一甲医院 株洲有哪些二甲医院 大同有哪些二丙医院 子宫腺肌症饮食禁忌 雷诺氏病治疗医院 朔州有哪些二乙医院 濮阳癫痫病医院 深圳癫痫病医院 天津癫痫病医院 柳州有哪些二乙医院 柳州有哪些一甲医院 百色有哪些二级医院 昭通有哪些三甲医院 安庆牛皮癣医院 大理有哪些三级医院 晋中牛皮癣医院 德宏有哪些一乙医院 大连男科医院 济南男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一丙医院 湛江男科医院 昆明妇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二乙医院 白沙有哪些一丙医院 昌江有哪些一乙医院 海东有哪些三甲医院 潮州性病医院 黄南有哪些三丙医院 鄂尔多斯性病医院 香港有哪些三甲医院 澳门有哪些二级医院 铁门关有哪些一乙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二乙医院 平凉性病医院 安徽有哪些医院 台州性病医院 通辽性病医院 襄樊性病医院 神农架有哪些医院 邵阳有哪些医院 郑州整形美容医院 陇南整形美容医院 日喀则有哪些医院 秦皇岛整形美容医院 雅安整形美容医院 锦州其他医院哪家好 晋城男科医院 三亚男科医院 淮南其他医院哪家好 贵阳妇科医院 太原专科医院哪家好 运城中医医院哪家好 运城急救中心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妇科医院 平凉妇科医院 铜川其他医院哪家好 乌兰察布妇科医院 新疆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广州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儿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中医五官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江门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江门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阳江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青岛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青岛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青岛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金华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黄冈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黄冈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咸宁有哪些外科医院 自贡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岳阳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合肥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合肥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合肥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阜阳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阜阳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阜阳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骨科医院 漳州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小孩发烧流鼻血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